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拐角衚衕里的修鞋人

時雙慶

每當我走過街頭,路過那條拐角衚衕,總會看到那個修鞋人,它大概五十歲出頭,但布滿皺紋的臉上不再有靑春的痕迹。春夏秋冬,我似乎已經習慣了他的存在,如果有一天發現他不在那個地方,便會生出幾分擔憂來,總會無端在想象着他發生了什么事,生病了?或者是家里有什么變故?想着想着,便在心里不安起來。
   那條衚衕是我上班常走的過道,對它再熟悉不過了,過道對面就是小縣城最熱鬧的街市——解放路,川流不息的車輛,煕煕攘攘的人群,熱鬧是城市的特徵,所謂的繁華也一定如此。與它相比,衚衕里則顯得安靜、冷清,雖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走過,卻也攪不起波瀾,我也是冷清慣了,總愛選擇這條捷徑通向我的目的地。
   不知爲什么?走到這里,便會有一種親切感,那熟悉的斑剝的老墻,那熟悉的修鞋人,狹小的空間都被他佔據了,但我在內心卻沒有絲毫的不滿,過路的人來來往往,都會在這個必經之路慢下來,我想:此刻,他們的心里也爲修鞋人騰出了一個地方,這個小小的空間溫暖地容納了修鞋人。
   一次偶然的機會,妻子讓我爲她的小包裝個拉鎖,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個修鞋人,我不知道他能否幫我解決這個問題,但還是抱着一絲希望走向了那個衚衕。
   遠遠的,一眼就看到了他,靑黃色的小褂,只是色彩暗淡了許多,衚衕里的光線有些弱,他做活的速度也慢了下來,面前擺滿了五顔六色的鞋子,他並不趕活,依然按部就班地侍弄着手里的鞋子。
   一個孩子推着車子經過那個衚衕,衚衕太狹窄,我輕輕地挪開一些,修鞋人也急忙把自己的工具往里拉了拉,一臉的歉意。
   我把妻子的小包取下來,放在他面前,説明瞭來意。他開始翻看自己的工具包,嘩啦啦地尋找着什么,好像那包里有一個特別重要的東西似的,不一會兒,他便找到了一個樣式好看的拉鏈,我們相視一笑。
   時至深秋,衚衕里已顯得很冷,他繼續做着手中未完的工作,並順手從身後拿起一個矮小的木凳,放在我的面前,我便靜靜地等待了。看着他熟練地爲一只鞋子釘好鞋掌,又細心地用手指在鞋內底摸了摸,最後,把鞋子擦得鋥亮,裝進一個塑料袋里,我不由得對他更加敬佩了。我想:這么多年了,在他手中流轉過無數鞋子,每一只都是他精心創造的藝術品,他對鞋子一定有着特殊的情感,修鞋是他的工作,而鞋子就是他無言的夥伴,少有言語的他應該不會感到寂寞了。
   他麻利地爲我裝好了拉鎖,並來回試了幾下,很順暢。我接過小包把五塊錢送到他手里,那是一雙怎樣的手啊?粗糙皸裂的老皮與他的年齡極不相稱,在那雙手上,我能想像出他修鞋工作的艱辛,然而,他是那么平靜,從他的臉上我找不到一絲的埋怨和不安,似乎我們都是他的朋友,他在爲朋友默默地做着這一切。
   我突然想到自己的工作,與修鞋人比起來,不知要幸福多少倍,我有休息日,可以陪孩子、逛商場;我有固定的場所,冬暖夏涼,我有一份穩定的收入,生活不用過于精打細算。可是,我依然會急躁,依然會不安,然而,今天我從修鞋人這里找到了答案:幸福不像人民幣,它是沒有額度的,在你的心里,快樂的份量有多少,你就會有多幸福,如此簡單而已!
   風,冷冷地灌進拐角衚衕,天空中似乎飄起絲絲雨花,我邁着輕盈的步子離開了,心里是滿滿的溫暖,我想:此刻的修鞋人,他心里也一定暖暖的!

作者時雙慶:(筆名晩風)河南確山人,培訓老師。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