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又到菊黃蟹肥時

朱旭

   “秋風起,蟹腳癢;菊花開,聞蟹來。”想到這句俗語,我腦洞頓開,涌出了童年的一些往事。
   小時候,我生活在一個小山村,一條小河像條玉帶繞村蜿蜒流過。小河曾是我那時的樂園,我和玩伴經常在里面游泳戲耍,撈魚摸蝦。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小河里沉澱了大量的營養物質,把螃蟹養得肥肥的,照螃蟹正是時候。夜幕降臨了,螃蟹就會從洞穴里陸續爬出來覓食。吃過晩飯,我們提着鐵筲,握着手電筒,還有的提着馬燈,開始照螃蟹。照螃蟹應該從下游照起,如果先照上游,蹚過的渾水就會流下去,看不清螃蟹。燈光照過去,螃蟹就突突地往前爬。捉蟹人迅速地伸出右手,半攏着五指,按在螃蟹身上,抓到手里,扔進筲里,只聽見“當”的一聲響,螃蟹就成了“囊中之物”。抓螃蟹時,一定攥住兩螯,以免被它夾傷。
   把螃蟹放在水盆里獃個一兩天,讓其吐吐臟物,揭去上面的甲殻備用。蟹肉味道鮮美,小時候見母親做螃蟹的兩種方法至今我還記憶猶新。
   一種是做油炸螃蟹。先往盆里放些麵粉和鹽面,加上水,調成面漿。再用筷子夾住揭去甲殻的螃蟹放進盆里,均匀地裹上一層面漿,放進油鍋里炸。等裹着面漿的螃蟹變成了金黃色,就表示炸熟了,便可出鍋。油炸螃蟹吃在嘴里,又香又酥,可開胃啦!
   另一種是做螃蟹辣椒醬。把洗好的辣椒和揭去甲殻的螃蟹一併放在石碾上反復碾軋,直到變成泥狀,越細越好。把螃蟹辣椒泥用鏟子除下來,最後把遺留在碾砣和碾盤上的螃蟹辣椒泥也要用清水冲刷下來,連水一起歸于器皿。人們把盛有螃蟹辣椒泥的器皿端回家,在上面撒上一層鹽面,攪拌均匀,蓋上蓋子,放在一個角落里。發酵十幾天後,螃蟹辣椒醬即成。揭開蓋子,一股子香氣迎面撲來,直鑽鼻孔,讓人垂涎欲滴。螃蟹辣椒醬香辣可口、風味獨特,不失爲一道美味佳肴,倍受大家的靑睞。
   中國食蟹的歷史非常悠久。《周禮》中載有“蟹胥”,“蟹胥”指的是一種蟹醬。可見早在二千多年前,螃蟹已作爲食物出現在我們祖先的餐桌上了。據《本草綱目》記載:螃蟹具有舒筋益氣、理胃消食、通經絡、散諸熱、散淤血之功效。蟹肉味鹹性寒,有清熱、化淤、滋陰之功,可治療跌打損傷、過敏性皮炎。蟹殻煅灰,調以蜂蜜,外敷可治黃蜂蜇傷或其他無名腫毒。同時,蟹肉又是天然滋補品,經常食用可以補充人體必需的各種微量元素。
李白詩雲:“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萊。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台。”秋風送爽,桂花飄香,菊黃蟹肥,眞想再弄些螃蟹來吃,小酌幾杯。

作者朱旭:山東省靑年作家協會會員,費縣作家協會理事,至今在幾十家中外報刋發表了二百多篇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