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十月,金秋

宋千尋

    陽光透過樹葉縫隙撒下點點金黃,像一只慈母的手,撫摸着黑色的大地,爲他脫下緑色褂子,穿上金黃衣衫。那漫山遍野的黃衣格外耀眼,此刻的大地,不再是黝黑色皮膚的靑澀小女孩。而是對鏡粘花黃的美麗少婦。矜持着,婀娜着,羞答答的等待着走進莊稼人的喜轎中去。
   十月,莊稼早已經養足了精神,帶好了行囊,翹首以盼中,樹尖上的風一陣陣吹過,藍天上的白雲清澄曠遠,不像是夏天般雲隨風走,而是靜靜地籠罩着這片金黃,緘默無聲。
   十月,莊稼養足精神後,分娩只在朝夕。沉甸甸的穀穗準備好了,肥肥肚子的玉米準備好了,穿着黑紐扣黃衣的向日葵準備好了,撑破襯衫的豐腴豆娘準備好了。莊稼人的馬兒蹄子刨着地面,按耐不住出征的渴望,新鐮更是早已備好,它要帶黑土地上的孩子們回家。那些雀兵雁陣等着撿拾最後一波莊稼,然後築巢的築巢,南歸的南歸。各自去忙秋事。
   十月了,落葉也着急回家,落葉的家不是在樹上,而是在根底,他們舞盡最後一抹絢爛,投入母親的懷抱,緊緊抱着樹的根,把自己融進去,再融進去。來年,他順着樹的經絡爬上枝頭,完成一次次生命不止不休的輪回。
   十月,南方的雲捎來信息,讓候鳥們回家,老家的孩子們因爲聽不到他的啁啁聲而缺少一種生動的樂趣,更寫不出一篇滿意的秋天作文。候鳥們連夜準備行裝,嘰嘰喳喳商議路線,拖兒帶女,喜滋滋的回去了故鄉,不再做北方的浪子。
    十月,天空藍的純粹,朶朶白雲棉絮般的堆在一起。老人説,親人們去世了,就是去了天上的家,那每一朶雲背後是不是都住着一個親人,才白的那么柔和。向母親溫柔地撫摸,讓人盯着看一會兒就想睡去。而在地上的我們,每一次仰望都是一次最深沉的祭奠。天空中的雲感知這種思念以後,也會流下思念的淚,於是落下雨來,讓秋季有那么一點淡淡的哀愁。
   十月,我站在桃樹下,只隨她聽了一會大自然的音樂,感受了一會兒那柔柔的秋風,淡淡的雨,就隨着紅彤彤的桃子成熟了。
   我愛你,十月,你把最美的都帶來了,深色的黃,藍蔚的天,光潔的雲,還有熱愛這個季節的你。看呀,十月已經這個背景搭好,只等你我相遇。

作者宋千尋:(宋麗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裕縣龍安橋鎮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