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那個叫國慶的女子

緑綺

金水鎮夕陽紅合唱團報名參加縣里舉辦的“迎國慶大型文藝演出”。可是,缺少一個過硬的指揮。急得團長一嘴燎泡。有人提議,去請金國慶。她曾經多次率領女子合唱團去市里參賽,並且連年奪冠。團長聽到這個建議,頭搖得像撥浪鼓:“自從她愛人去世,她就再沒登過台。我可不敢去碰釘子!”
  金國慶出生在58年國慶節。生下來哭聲響亮,金爸爸還以爲是個兒子,當場取名“國慶”。發現孩子是個閨女,他也不失望,名字也不改。他説:“小傢伙這哭聲像衝鋒號一樣,就讓我想起遼沈戰役。當年我拿着衝鋒槍參加戰鬥,又穿着軍裝參加國慶大典。今年我四十歲,抱着老閨女迎接國慶!”
   金國慶出落成大閨女,眉眼俊俏,能歌善舞。常常組織鄰居的弟弟妹妹們唱歌跳舞做遊戲。金爸爸工厰每逢重大節日都要舉行歌咏比賽,國慶就領着一群閨女小子參加演出。她還負責給小演員化妝。從小賣店買來一盒胭脂,塗在小演員的臉蛋上,用燃過的火柴杆畫眉,紅綢子扎在小閨女的辮子上,小花鼓拿在小小子的手上。國慶手里一根小竹條,指揮合唱。二部輪、三部輪、領唱、合唱,有條不紊。一台演出,國慶是最亮的明星!
   國慶22歲那年,由金爸爸做主,嫁給了他老戰友的兒子王勇奇。
   王勇奇是退伍軍人,轉業被分配到消防隊。他們的兒子王亮四歲的時候,金爸爸的工厰電線走火,燃着了倉庫的物資,危及工厰職工的生命安全。王勇奇帶領消防隊員奮力撲救,阻止火勢蔓延。可是,倉庫保管員被大火困在房內。王勇奇披了一條蘸了水的棉被冲進去救人。保管員得救了,王勇奇卻被落下的屋梁砸昏,葬身火海。
   得到噩耗的時候,國慶正在指揮一場合唱演出。這次演出是省內北部九縣聯賽,已經精心準備了一個多月。省市領導親臨,各大媒體直播。國慶把淚咽到肚子里,隱瞞了消息,圓滿完成這次演出。當最後一個音符停止,台下掌聲如潮的時候,國慶昏倒在台上。
    國慶大病了一場,人瘦了一圈。後來,身體康復了,卻落下了病根:一聽音樂就頭痛欲裂。她從此不參加任何演出活動。
   她沒有再婚,一個人拉扯着王亮。王亮遺傳她的嗓音,聲音極具穿透力。她從不允許王亮唱歌,原來充滿歌聲的家庭寂然無聲。
   王亮的高中老師發現了王亮是聲樂方面的好苗子,想培養他,讓他考音樂學院。國慶極力反對。王亮最後考上了省外一所醫科大學,學習臨床專業。
   夕陽紅合唱團的團長敲響了金國慶的家門,手里拿着合唱團智多星的秘籍。國慶打開房門,看到團長,一句話把團長撂在門口:“如果是讓我參加合唱團,您就免進。”團長笑容可掬:“好久不見,來嘮嘮家常。”
  賓主落座,團長拿出一張光碟:“王亮託人給你捎來一樣東西。”金國慶將信將疑,接在手里不知所措。團長的眼睛含着笑意:“孩子老遠捎來的,還不看看?讓我也飽飽眼福。”
   電視屛幕上出現了一個炫目的舞臺,字幕上赫然寫着“某高校藝術節”。王亮手拿話筒,站在舞臺中間,嘹亮的歌聲迴旋在室內:“那是從旭日上採下的虹/沒有人不愛你的色彩/一張天下最美的臉/沒有人不留戀你的容顔/你明亮的眼睛牽引着我/讓我守在夢鄉眺望未來/當我離開家的時候/你滿懷深情吹響號角……”
   國慶的眼淚簌簌落下,喃喃低語:“孩子,我對不起你!”
   團長站起身來:“國慶,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應該過去。人啊,要往前看!”
   團長輕輕地把房門帶上,走向小區大門口。他邊走邊後悔:智多星的這劑藥下得太猛了。
   第二天早晨,團長舉着指揮棒對着合唱演員露出一個苦笑:“我沒有請到專業指揮,我只能拿鴨子上架。”演員們卻不看他,冲着窗外微笑。團長回頭看到:金國慶沿着林蔭道,正向這里走來。

作者緑綺:本名盧秀琴。黑龍江省富裕縣第三中學語文敎師。齊齊哈爾市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絶句小説新文體籌委會常務副會長。中國散文詩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多種海內外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