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欠父親一封月餅

徐成文

    中秋臨近,特意從超市買回一封冰薄月餅,來到父親墳前,將一枚一枚的月餅擺放,讓逝去的父親也能在萬家團聚之際吃上月餅。
   十二年前的農曆八月十三,我從小城趕回老家,爲父親帶回一封中秋冰薄月餅。因爲父親最愛吃芝蔴,我年年中秋就專門爲其選擇那種有些黑乎乎面含芝蔴的冰薄月餅。人還沒有到家,嗅覺靈敏的小狗就跑到一里外的羊腸小道來接我。小狗是父親的“孩子”,在漫長而枯燥的歲月中,它與父親相親相愛、相濡以沫。
    回到家,我脫去了令人窒息的西裝革履,就地穿上父親凌亂放置于門口的拖鞋,投入到父親勞作的稻田里,與父親一起割穀穗。雖然中秋臨近,但忙于搶收的農民和略顯荒涼的鄉村,沒有透露出一丁點兒的中秋氣息。忘記了天日的父親,愉悅之餘,依然老調重彈:“不好好工作,回家來看我這個老頭干啥?”我給父親解釋,剛好周末,我專程回家來爲您過中秋呢,還給您帶了您最愛的冰薄月餅呢!
    消除疑問,我和父親一邊勞作一邊暢談。秋風拂過,一股股濃濃的谷香撲入我的鼻孔。一種久違的味道,眞的牽動了我對童年美好的記憶。
    “中午我們把月餅拿去送給幸正發老人吧。他身體一直不好,身邊無兒無女,讓他老人家也過個中秋,吃回月餅吧!”父親收斂笑容,一本正經。是啊,中秋本是閤家團聚的時刻,而對於我的鄰居幸正發老人來講,沒有團聚,更沒有誰送給他月餅嘗嘗!我欣然同意,只是心中難免有些不悅。我專程給父親挑選的冰薄月餅,居然受益人無法享用!父親讀出了我的心思,呵呵地説:“中秋年年有,明年你再給我買封更好的月餅不就行了嗎?”我點頭稱是。是啊,年年中秋,中秋年年,不差這一封月餅,而對於幸正發老人來説,或許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吃月餅吧,或許是他老人家最後一次吧。
    中秋的晩飯,我和父親坐在地壩,把酒望靑天,沒有月餅,但我們暢飲三杯,其樂融融。
   日子按部就班,生活光陽燦爛。
    一月後的一個晩上,我正在瀏覽器里閲讀不斷刷新的新聞,老家堂兄的電話不期而至。“你爸突然頭疼得厲害,身體有些僵直,説不出話來。”我立馬打車趕到醫院。在搶救室里,父親!我那從來不生病、高大、樂觀的父親靜靜地躺在床上,艱難地靠氧氣維持着最後的生命!一個小時候,父親因爲腦溢血就撒手西去。
   而今,父親已靜靜地躺在老家屋後的荒坡上十二年了。
    又一度中秋之夜降臨,我已在露天陽臺上擺放着月餅、白酒,請父親您一定光臨,與您兒子一起開懷暢飲,共度中秋良宵!
   父親!兒子欠您一封月餅呢!

作者徐成文:系重慶市作協會員,公開發表各類作品1500余件。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