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散文 秋的短章-挖藥材

張洪玉

    我的家鄉是一個富饒而美麗的地方,特別是夏天,旣有一望無際碧緑的草地,也有重重叠叠的山峰,大山豐腴而嫵媚,火熱而濃烈的張揚着季節的厚度.
   童年,我是在山里長大的,那時家境清貧,僅有的一點父輩們辛勤開墾的“鎬頭荒”,那點收入遠遠不夠七口之家的生活,更談不上孩子們的零用錢了,每到周末,於是我們五個孩子稍大點的都能“跑山”貼補家用。
   那時家里最主要的一項是挖藥材,這個活兒其實在春天就開始了,有一種叫“玉竹”的,我們管它叫“山包米根兒”,開春不長時間,它便早早伸出幾片嫩葉,有點象田里的玉米苗兒,長在山坡上,一片片的,根部是入藥的部分,絲絲蘿蘿的連在一起,很多,但曬干後特別輕,不壓秤,小半天就能挖一麻袋,稍歇一會兒,再採點山葱、山杏,説不定還會掏到鳥蛋,那對於我們來説可是最美妙不過的了。
   夏天是藥材繁多、成熟最好的時節,家鄉最普遍的藥材是一種叫“蒼朮”的植物,矮小多刺,屋後就有,布滿了山坡,有的甚至根裸露在外,一塊一塊的,去土去莖,根上長滿了鬚子,曬干,用棍棒砸掉硬須,有點象家用的生薑,裝在袋子里便可去集市賣了,不過價格比較便宜,如果數量多,收入也是很可觀的。
   還有一種藥叫“柴胡”,葉子細長,柳葉般大小,開着黃色小花,是極好的中藥。根扎的較淺,取出一段放在鼻子旁,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芳香。
   我最喜歡挖的是桔梗,治咳嗽的良藥,通常長在干爽的沙土地,根部類似小人參,頂着幾朶紫色的小花,搖曳在風中,特別美。它的根是直入土里,所以挖時要格外小心,否則就會弄斷。回到家先用水浸泡,這樣好去皮,白白胖胖的,活脫脫一個“小人兒”,桔梗除了藥用,還可做鹹菜,極好吃。
   七月份暑假來臨,正是挖藥的好時候,由於近處山里的藥經長年採挖已越來越少,很多是三五成群,有的是一家子大人小孩帶着乾糧去很遠的山里。農村的孩子特別能吃苦,經常在烈日下揮動鐝頭,汗流夾背,和大人們一樣干到中午,大家會找一個背陰的地方,坐下來分享帶來的乾糧,儘管忙了一個上午,可孩子們依然閑不住,不時的採摘身旁的野果、鮮花,一個個興高採烈的。一個暑假下來,我們收穫很大,特別是拿到錢的那刻,想到好多好吃的,想到新衣服和朝思暮想的學習用品,開心極了。
   多年的挖藥經驗,我對家鄉的藥材特別熟悉,生麻、龍膽草、小黃芪,赤芍、白鮮皮等等記憶猶新,那時雖説日子比較辛苦,但時常會有好多希望在前方,以至現在回想起來,總有一種苦澀過後又是愉悅和溫馨的感覺。

作者張洪玉: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阿榮旗阿倫中學敎師,愛好書法、寫作,詩歌、小小説、散文等在雜誌、報刋發表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