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天生愛美

王健梅

中午下班去食堂的路上,正和同事有説有笑。突然傳來一聲警吿:“上次説過不讓你上班穿裙子,怎么今天又穿裙子了……”
   “上班在辦公室工作怎么不能穿裙子?再説了,如果下村,我還帶着長褲和短袖衫呢。”我給領導解釋着。
   帶着滿臉的不情願,換回長褲,讓我想起小時候穿裙子的故事。
   小時候,看着同齡的女孩都穿着花花緑緑的裙子去上學,自己心生羨慕,感覺女孩穿上裙子就像電影里的公主。可是我的父母就是不給我買裙子。當時一直想不通,整天吵着要裙子,整日夢想着擁有一件裙子。現在想起來可能是因爲當時家庭經濟困難。記得每次我的衣服穿小時,母親就買個染料,換個顔色讓弟弟繼續穿。有時顔色不是太鮮艷時,媽索性就直接拿給弟弟穿,連換顔色的程序也免了。如果當時給我買裙子,弟弟就沒法繼續穿,在父母眼里那就造成不必要的浪費。
   第一次擁有裙子,是在我上小學三年級,小姨送我的一條蘭草梅朶的連衣裙,至今都不能忘卻。湖藍色的上衣,裙子下面是盛開的粉色牡丹花和碧緑的小草。收到裙子那天晩上高興地睡覺都把裙子放在枕頭邊,唯恐它長翅膀飛走了。
   清晨起來,美美穿上裙子準備去上學,被父親發現了。“站住!你穿裙子去上學?”父親狐疑地看着我。“是呀!我要穿裙子上學嘍!”我興奮地回答,欲走出家門。“不行!不能穿裙子上學,去換長褲,裙子只能放在家里穿。”父親下了命令。我氣得干瞪眼,也不敢辯解(小時候很怕父親)。只好穿上長褲去上學,每次放學都早早跑回家過過裙子癮。就這樣,在我小學階段里,從沒穿過裙子去學校。
   升至初中,家庭條件漸漸有了好轉。在一年的夏天,父親去北京出差,不知是受了同事的勸説,還是到大城市的緣故,思想突然轉變,回來時竟給我帶回一條白色套裙,美得不得了。最讓我意外的是爸爸居然允許我上學穿上它,一向不拘言笑的父親開始稱讚我穿裙子好看,後來接二連三給我買了幾條裙子。讓我越發對裙子更加迷戀。就這樣穿着父親給我買的裙子,讓我美了多個夏天。上幾年搬家時,我才把父親給我買的裙子依依不捨地送給別人。
   畢業之後參加工作,自己擁有了經濟權,改革開放使觀念也跟着轉變起來。不但夏季,買上幾件心怡的裙子。連冬天也不再穿長褲,一年四季都在變換着不同的裙裝。如今衣櫃里,長的、短的、厚的、薄的、紅的、緑的,現代的,古典的,各種各種的裙子像士兵一樣挨着順序排列在那,隨時等候我的點兵上陣。
   今年夏天,先是入戶拆遷,不能穿裙子。後來,秸秆禁燒,天天守在田間地頭。更是與裙無緣。禁燒結束,拆遷工作暫時轉入辦公室進行。於是重拾愛裙之心,偷偷穿上它,想美一把,可惜還沒穿上幾天就被領導發現,一周之內被警吿兩次。也許領導認爲我們隨時都有下村入戶的可能,穿裙子不方便工作。
哎,誰讓女人天生愛美呢!

作者王健梅: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楊莊辦黃橋居委會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