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人性深處的精神探險

張浩文

 

  符浩勇的小説集《夜涼如水》選擇聚焦都市人生,透過時代表象進行刻骨體驗與精神探險,揭示了行色匆匆中冷漠臉孔掩飾的扭曲靈魂。例如《不懂哭你就瞎了》這篇小説,我想每個人讀完都會重新思考,眼淚的成分是什么?雖然錢總想盡一切辦法,但始終沒有留下一滴眼淚,直到後來才漸漸地解開了這個癥結。我覺得,這眼淚的成分便是一個人深層的良知。
  當商界的種種人情世故讓他慢慢磨去棱角,冷掉了溫情,他的良知也慢慢地掩上塵埃。作者是如何表現這一狀態的呢?一個特別的“意象”便是“影子”。衆人在他眼里都被還原成爲一個個影像。我們看到,來自這些影子的話語(如民工的回答)都無法眞正觸及錢總的內心,因爲這些影子已經沒有重量,沒有地位。
  而眞正讓錢總流下眼淚的是什么?卻是靈魂中的良知。女聲老頭的一問是切中要害的,在錢總心中起了波瀾,讓他終于想起一個重要的女人,一同經歷的風雨。倘若良知是鏡,則錢總在回憶當中慢慢地拭去塵埃,直到後來得知劉雨紅的處境,心鏡頓時直照自我。而當初的溫情和此時的自譴也涌流到雙眼,讓他刺痛,讓他覺醒。作者在將抽象轉化爲具象事物的技巧也是奇特的。人説,“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而眼淚在此則是被作者以事件的組合和“病情”的逐漸追問當中化爲“晶瑩的東西”。而且,作者特意用了“東西”一詞,以其“模糊性”擴大了讀者的思考空間,而我們的疑惑也由此消失,轉化爲一種沉默,一種思考。
   《宛若風》爲嚴敬近兩年作品的結集,共收中短篇小説六篇,其中《一只頑強的疣》《大水》《耳朶》《宛若風》都是以上世紀八、九十年內地國營農場生活爲故事背景,描寫了小人物人生的傷痛。作者有很好的語言駕馭能力,叙述簡潔,充滿張力。《刺客》進入《中國作家》2013年度全國最佳中篇小説排行榜,小説寫了一個到異鄉尋夢的靑年,不僅一無所獲,而且丢失了自己寶貴的東西,最後帶着一只狗踏上回鄉之路。《宛若風》獲2014—2015年海南文學雙年奬一等奬,一個良家婦女步步陷落,最終流落城市。叙事細密周到,讓人百感叢生。《惡語街》是嚴敬近年創作中比較重要的一部中篇小説,小説人物是一群小偷流氓,在反邏輯的抒寫中,小説觸及了人性的邪惡和善良。
  《一個人的空城》,爲韓芍夷的短篇小説選集,共收了十二篇短篇小説。韓芍夷的小説把視點對準都市生活中的底層人物,他們的情感碰撞,他們的生存狀態,他們的喜怒哀樂,在從容的叙述和鮮活的細節中展示,平民情懷和人文關懷以一貫之。如《傾聽咖啡屋》主要寫茜開辦一家咖啡屋,傾聽人們的悲愁心事,暗喩現代人的扭曲人生需要精神垃圾的中轉站;《一個人的空城》主要寫蘇琴去火葬場參加友人葬禮期間的心理活動和意識流,揭示了特定年代家庭成份和貞潔觀對愛情的摧殘。書中,韓芍夷以女性作家的細膩,對人物心理的刻畫頗見功力。
   曾萬紫長篇小説巜紅雨軒》,一個家庭貧寒的靑年,一直期待命運的轉機,買彩票意外中了個500萬的大奬後,於是“鹹魚翻身”,他的婚姻和家庭重新洗牌,他的命運軌迹也從故鄉北方轉移到了中國南方。可是他在南方經歷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事情後,終于發現,生活還是回到了原點。故事引人入勝,書中主線和分線穿揷巧妙,人物性格顯然,故事的結局令人唏噓。作者抓住人物所處的特定環境以及人物的個性、經歷和言行的突出之點,以細膩的文筆,勾勒出不同人物不同情况下複雜的內心世界。這部長篇小説也通過一份意外之財的到來,表現人們面對金錢的態度,臨摹社會變遷中靑年人與時代的碰撞,折射出人生百相和世態萬千。
    陸小華的小小説集《生命的三維》收入了作者陸小華歷年和近年創作的38篇小小説作品。作者運用現實主義的手法寫作,力求眞實、多角度、多維度去展示所經歷的生活。每一篇作品,都從一個側面,反映社會變革進程中的人。如在《反右往事》中,作品反映了主人翁如何因爲提一點有關於鷄的意見而被打成右派,揭示的五七年反右用引蛇出洞的方式對知識分子的傷害。在《兩個老闆的女兒》中,通過兩個細節,寫了保險公司經理對平時就餐的兩個小飯店老闆和他們女兒的觀察。揭示父輩價値對觀對後代的影響。《在等待轉款的時刻》中,寫了一個擁有許多財産富人老蘇在看到一對農民工夫婦的拮據時的贈與。揭示了不同的人對待金錢的態度。總之,《生命的三維》通過一個個生動的故事、人物,讓讀者能眞切的感受到作者生活的環境和生活的時代!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