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中美公民社會中的政治文化比較

——以一位來自中國交換生的視角
本文作者:王子銘

   “您好,我叫Prince,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出國,很高興見到您!”這是我在美國愛荷華州首府得梅因的這兩周説的最多的一句話。通常我會得到三種回答:“你知道美國有一位很著名的音樂家也叫Prince嗎”、“你好,Cris!(Prince和Cris發音比較相近)”、“哦,是哪個國家的王子呀?”我不得不説愛荷華眞是一個可愛的地方,人們都非常友好,景色秀麗,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傍晩回酒店的路上,剛下完雨的得梅因就好像被罩在水晶球里一樣,近景清晰,遠景模糊。空氣濕漉漉的,但一點也不悶,反倒是一種沁人心脾的清爽,對於勞累了一天的我算是一劑提神醒腦的良藥。遠處的雲泛着溫暖的潤朱紅,被雨水浸濕的公路表面好像一面墨黑的鏡子,映出的天空是一種別樣的澄澈。
  雖然這里的景色給人們第一印象是寧靜,但這里的人們在今年可不是“寧靜”的。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愛荷華州在表達政治立場上是全美所有州中的急先鋒,“愛荷華州第一個召開核心會議(我問當地人得知:他們管這個叫“caucus”)第一個表明全州競選傾向”是美國政治中的一種傳統,這也是我爲什么會關注這個農業大州的原因。在參加完此次由無國界敎育組織(US Borderless education)所舉辦的爲期兩周的“總統靑年領袖夏令營”(US President Youth Leadership Initiative)之後,首先我要感謝燕曉哲先生(Mr. Swallow Yan)這兩周來的努力,他利用了幾乎所有資源讓我能夠有機會參加到各種活動當中,眞的很開闊眼界。其次,我認爲這兩周我所得到的最大收穫並不是“領導能力”,而是:1.能夠聽到來自不同社會、不同國家、不同種族對同一國際事件的不同聲音;2.我能夠眞眞切切地感受到美國的政治活力。
  我在大學學習的專業是國際關係(公共外交方向)。美國當前作爲世界上唯一一個超級大國,把握好其國內政治走勢將對理清國際政治趨勢有着十分重要甚至決定性的及作用。作爲一名國際政治學人,不僅要在邏輯思維上下功夫,還要走出家門,去硏究對象所在的世界親自體驗一下,寧做山巔塵,不做井底蛙。因此在兩周的體驗之後,我總結了兩點兩方面比較:
1. 兩國公民對國家政治的態度。
    來到美國之後,我對兩國公民社會中政治文化的不同中的一點感到十分明顯:中國公民談論很多關於國家政治的話題;美國公民也談論很多,但參與的更多。在中國,隨處可見在談論國家政治問題的成年人,飯時、旅行等各種閑聊時間段都會成爲中國人談論政治、交換意見的場合。但中國公民對於他們所談論的政治話題僅僅是出于評論,想要以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對一些政治事件進行單方面的評價。態度也是更加隨便、輕鬆一些,年輕人尤其是學生群體談論政治話題是出于學術需要,非政治學術領域內的成年人談論政治話題則是爲了炫耀自己的“學識”,而實際情况卻恰恰相反,這些人的觀點雖然在某種程度上能夠顯現出一些若隱若現的國民意識,但大多都是不懼任何科學、客觀和建設性意義的。追究深層次原因,是因爲中國現有的“一黨執政”的特殊政治體系。雖然在大部分西方國家看來,中國共産黨的執政無異于獨裁政治,但實行這種政治體系也是有一定客觀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國家,在國家建設的初期階段實行一黨執政有利於國家團結社會各方面力量,使得高速推動國家和平崛起與發展成爲可能。但這樣的政治架構的負面影響就是:社會民衆雖然有自由評論和發聲的權利,但並沒有親身參與政治過程的機會,這樣一來民衆對於政治活動參與的熱情就會下降,進而産生惰性,最終演變成“只説不做”的狀態,變相推動國家政治進一步封閉,從而産生死循環。


    美國則不同,由於正處于美國2016總統大選最終環節的初始階段,“驢象之爭”正處于白熱化階段,而愛荷華州作爲美國政治中最重要的幾個州之一,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在傾盡全力拉選票。因此在這兩周的夏令營內,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和唐納德川普我都見到了,並和他們拍了照片,這在中國就相當于普通民衆見國家主席並合影留念那樣難能可貴,可見美國政治的開放性和透明程度。而且美國民衆通過“投票選舉”的政治參與方式所顯示出來的熱情眞的是令我十分震驚,在兩場演講的現場,我經常會聽到場內民衆的歡呼聲,對兩位總統候選人演講中的觀點的回應更是此起彼伏連綿不斷,這種熱情眞的是太眞實了;相比之下中國國家主席平常在哪兒、在做什么,估計沒有一個普通民衆會知道,而且每次國家主席在演講的時候,在場的聽衆幾乎都是政府工作人員,主席在講話的時候在場人員必須鴉雀無聲,講話結束之後的鼓掌必須整齊劃一,絲毫沒有任何活力可言。而且美國的兩黨政治體制充滿了競爭性,兩黨的總統候選人爲了確保各州更多的選民能夠支持他們,他們會舉行很多像演講這樣的活動,普通民衆也有很多機會能夠接觸到總統候選人並參與到美國政治過程中來。
2. 兩國政治過程中的側重點。
    中國政治的側重點是“背景”,美國政治的側重點是“錢”。幾天前,我隨燕先生一起參加了一個募捐會。這場募捐會由愛荷華州的前副州長Patty Charge主辦,是爲了將來競選美國聯邦參議員而籌集競選資金。首先,我很震驚于這位72歲的老婦人還能夠對政治和爲愛荷華州人民奮鬥有如此高的熱情和勇氣,並且爲之而感動。其次,這種募捐會竟然會是合法的。在美國,只要一個人有熱情、有專業知識、並有一定的資金支持,這個人就可以參與到政治中來;但在中國,想要進入所謂的政治“圈子”,錢雖然是必須的但不是有錢就能進的,最重要的敲門磚是“背景”,即家人、親戚、朋友等社會聯繫中是否有已經在政治“圈子”內有一定經驗和威信的,要有這樣的人作爲自己的支撑才能有資格眞正地參與到政治過程中來。除此之外,就是“金錢交易”的進行的方式。在美國,這種籌集資金的方式是十分透明的,可以通過募捐等可以公之于衆的方式進行;但在中國,“金錢”是形成“背景”的最重要的因素,但籌集資金的過程都是隱蔽的,通過各種關係籌集資金,在獲得“背景”敲門磚的時候已經完成了資金籌措。
  短短兩周的夏令營令我收穫了很多知識和經驗。我不會停下腳步,我會繼續前行。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即興演出,直到每段旅程,變成我的舞臺。


撰寫者:王子銘(Ziming Wang)Prince
時間:2016/08/14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