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鄉村短章》(组章)

何軍雄

鐮 刀
一把鐮刀,是農戶人收割莊稼,收割希望的唯一農具。
秋日里,我與鐮刀一道,走進鄉村、走進田間、走進麥浪,一起分享收穫的喜悅。
高舉鐮刀的歲月,就如同高舉一面旗幟、一盞燈。
以風的速度,火的熱情,抒發着一個季節對莊稼的至高情懷。
鐮刀是鄉村的最高統治者,以飽滿的激情,譜寫着一曲豐收的壯歌。
母親用鐮刀收割麥田,如同我的詩歌在秋日的午後完成了最後的結尾。
在麥黃時節,一把鐮刀始終走在秋風與月光的前頭,和成熟飽滿的莊稼互訴哀腸。
在黎明前、烈日中、星光下,鐮刀,揮汗如雨,把月牙般彎曲的鐵具,造就成無限勇氣和胸懷的叱詫英雄。
手握木柄,握住了麥浪的氣息。
彎彎的鐮刀,與母親彎下的腰成一種姿勢。
飽含熱情的揮舞,終成一幅秋日的鄉村素描。

耕 牛
一頭牛的命運,緣與對土地的無限忠誠和熱愛。
挑起了生活的重擔,在土地和犁鏵間周旋。
無數個朝氣朝落,無數個田間地頭,那些被你深深踩過的土地,都春意盎然,緑色涌動。一幅四季畫卷展示在農戶人眼前。
一頭牛,一頭耕地的牛,穩重的站在田間,頂天立地。
鞭聲漸漸遠去,那些喂養心臟的美味佳肴,香甜的草料,早已充足的在槽間擺放,等待你慢慢的品嚐。
身心疲憊,舒適的牛棚就是一座溫馨的巢,在休息中得以盡心修養。
一頭耕牛,就是一首鄉村的韻詩,書寫着關於土地的詩行。
英雄的本色在于任勞任怨,默默無聞。
我情願自己也是一頭牛,一頭耕地的牛,與母親至愛的土地和莊稼,永遠的形影不離。
一頭牛,就是我前世的影子。

炊 煙
微風拂過,你柔軟的骨節失去了方向。
炊煙,就是鄉村的一口氣,吐向天空,凝聚成無窮的力量。
渺渺炊煙,聲聲歌謡。
牧童吹響的短笛與炊煙一道,構成了鄉村一幅壯麗的風景。
炊煙是燈,爲兒子照亮回家的路。
炊煙是母親手中的棒棒糖,讓兒子永遠都能品嚐到家的味道。
彎彎曲曲的炊煙,如同鄉間彎曲的山路一般,向外界延伸。
或許是稻草與火的碰撞,也或許是五穀的力量,讓喧鬧的鄉村,好一陣的安靜。
又見炊煙升起,又見母親勞作。
游子的思緒,始終懷想着那飄渺如煙的情懷。
炊煙是人類最爲原始的親情,炊煙是人類最爲質樸的思念。
一縷炊煙,飄在故鄉的上空,把鄉村所有的景致都盡收眼底。
炊煙升起,農民的心中,好一陣的滋潤。
鄉村如畫,炊煙如詩。

扁 擔
把鄉村的四季挑在肩上。
一根扁擔,把母親挺直的脊樑壓成一張弓的形狀。
承載着所有鄉村的痛苦與歡樂。
一根扁擔,與母親有着同樣的愛好,在勞作中品嚐着生活的樂趣。
農忙時節,把稻田麥穗挑進糧倉。
扁擔,忍受了多少的淚水與酸痛,承擔着無數個歲月的考驗。
生活的砝碼越重,擔負的重量就越平衡。
挑着顆粒滿倉,把自己只瘦成一根筋了。
漫漫長夜,如同渴望一場流星雨一般,渴望黎明的曙光。
思緒萬千的愁腸,肩負重任,把日子想象成一場熱烈的革命。
立在墻角,心上,卻放不下肩上的重擔。
與母親一道,夢想着來年的收成。
一根扁擔,前世就是母親的影子。

作者何軍雄:中國詩歌學會、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先後在多種刋物發表詩歌散文一千餘首(篇)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