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夢思那年冰棍甜

柳鳳春

我行武從軍,工作之餘願意多陪孩子,從呱呱落地的兩千多個童眞日子里,融入太少我的影子。雖有工作爲重來遮羞,卻難掩心頭的愧疚和遺憾。正如愛人所説:作爲父親,錯過的看似與兒子的共處時光,實質卻是無法複製,不可回放的精彩和感動。夜深時分,輕撫兒子肉嘟嘟的小手,經常毫無睡意。走過少年顛狂、靑春鋭氣後,已爲父親的我,想起的是在農村老家、早已兩鬢霜雪的老爹。於是,那支冰棍兒從記憶中起來,揮之不去、清晰如昨,撞擊着我的心靈。
    去年六月十六日,提前兩天團圓爲父親慶生。席間,説起冰棍卻讓72歲的父親眼圈一紅。想起我六歲時,家中“屋漏偏逢連陰雨”,堂屋被暴雨冲塌,一家三口吃住在鄰居一間屋內;下來是父親胃穿孔不能下床;接着是母親中耳炎大病一場……幼年的記憶里,父親黑瘦的臉龐,母親木訥的神情和不時逬出的粗重嘆息,讓我舔嘗了生活的艱辛。一個酷暑的正午,門口老槐樹旁,一大群衣衫不整的孩子,衆星拱月般圍着賣冰棍的小伙。蜜蜂窩般的圍攏中,衣衫襤褸,赤腳踩着滾燙的沙石地,卻依然追星般緊跟人群的兩個人,便是姐姐和我。隨着某個孩子伸出黑乎乎的手將皺巴巴的角票或嵌滿灰塵的硬幣遞向冰棍哥,孩子們齊刷刷行注目禮。小手接過冰棍的那一刻,定格爲最令我心馳神往的風景。幼時的記憶里,冰棍叫賣聲是天秤之音,而幾近透明的冰棍,則被當時的我奉爲天下美食,想着什么時候能買一臉盆吃個夠,當時壓根兒也沒想過會有冰淇淋、奶昔出現在生活中。
   叫賣聲在繼續。零零星星,總有臟兮兮的零票遞向前方,一根根冰棍在我們姐倆執著追隨中被賣走。雖然我意識深處,從未出現過享用甜美冰棍的奢望,但眼看着木箱中的冰棍兒慢慢變少,心中還是陞騰起莫名的失落。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父親扛着鋤,站在不遠處向這邊張望。只是我不知道,他已在那里伫立了多久。就在我的眼神與父親碰撞瞬間,我頓覺那雙熟悉的眼睛中,有些異樣的東西。緊接着的一幕,令我完全驚獃了,父親大步向這邊走來,用有力的左手,伸向自己縫滿補丁的衣兜,摸出一張棗紅色角票,堅定地伸向賣冰棍的小哥:“來兩根!”冰棍遞到面前,我卻恍如夢境,手停留在半空,久久不敢去接這沉甸甸的天外之喜。要知道,對於當年那個債台高築、禍不單行的家,拿兩毛錢買冰棍,是一筆不可思議的開支,父親那一刻,要下多大決心。當冰棍的徹骨清涼浸潤着我的身體;當夢幻般的甘甜,滲入我每個細胞,父親卻在我模糊淚眼中走遠,只留下個瘦弱的背影,深深烙在心頭……
    冰棍透心涼,父愛心飛颺。當時我不可能完全理解父親那次掏錢的瀟灑,每次從新疆回家,都會到門口槐樹旁默默站會,也多次把冰棍的事講給妻子,遙望那段歲月的艱辛。也許是那兩雙飢渴的眼睛,擊中了父親冰封的痛楚;也許父親從兩張稚氣的臉上,看到了籠罩家的陰霾,使他堅定地認爲,需要一種男人的力度,爲自己的孩子,撑起一片沒有委屈的天空;一掃籠罩心頭的霧靄。我想,父親當年轉身離去時,會是滿眼噙淚……當兵18年,從山東到新疆,學習到北京,天津,嚐盡天下美食,卻唯有那支冰棍,最能澆滅我心中虛旺的躁氣,滋潤我人生的每一寸光陰。如今,兒子一天天長大,一個個從容的日子里,卻還會不時扼腕嘆息:當年怎么沒收起那張包冰棍兒的油紙,爲自己多留份珍貴的念想呢?
    難忘的冰棍早已融化在歲月里。然而,父親當年掏錢的颯爽灑脫,至今仍是我心中最富男人氣質的舉動。每每想起,都心生感嘅、溫潤滿懷,讓漂泊在外的我,即使面對再大的艱辛與誘惑,依然能找到路的方向和出口。跟那支冰棍同出一脈的是,在我悲苦的童年、少年乃至靑年的歲月里,黃牛般若般純樸的父親,仍以他堅定的擔當,在我生命深處留下許多鏗鏘話語: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這個家塌下……砸鍋賣鐵,也要你姐倆讀書!或許是父親的話,讓我這個初中四年級(復課一年)水平的我不放學習,成爲部隊的筆桿子,在機關工作3次榮立三等功。記憶中的父親,也曾暴虐。那次,我偷偷把家里買化肥的錢買了兩本畫冊(連環畫),父親面色靑紫,拎着小鷄般將我抓起,用蔴繩獃在棗樹上,用棗樹枝往腚上抽,多年後提及此事,不料父親卻老淚縱橫,娘抱着我也不禁抱頭痛哭。貧弱家庭百事哀,當年本該慈若彌勒的父親,被歲月摧殘得如此面目全非!父親又何曾知道,被他堅強扛起的兒子,心中除了感恩,哪還裝得下哪怕半點浮躁。
   愛人時常感嘆時間去哪兒,孩子再過兩個月就五歲一米三的個頭了,可每次回家,都發現父母正以我成長的速度老去。世界上最疼我的兩個人老了,我多么希望回到父親壯如虎、母親愛打扮的年代。感謝命運,讓我有一位散發着泥土芬芳的農民父親。感謝記憶,給我留下那支冰棍受益匪淺。漫漫人生路,36載草木榮枯,多少往事不經意被遺失在路上,而那支冰棍卻在記憶中歷久彌新,以其神奇的力量給我以激勵和敎化,讓我在前行的路上毫不遲疑。

作者柳鳳春:聊城市中通時代豪園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