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第一次看足球

井開運

近年來,足球、世界盃,似乎代表了一個國家活力,代表了一個國家的舉“足”輕重。
   二十年前,在南方的一個都市里,從報紙、電視以及人們的談話中,足以看出足球在人們生活中的地位,而於我來說,卻一直無足輕重,甚至“漠不關心”。
    直至兩天前,在收到一位好友的邀請後,感到盛情難卻,便應允一起跨省到隔幾個城市的南京奧林匹克體育中心觀看一場盛大的足球賽事,雖然略有違心,但對於從未進過大型體育場館觀看體育賽事的我來說,確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參與的最奢侈的、最非同尋常的、也是最高大上的事件。
     車子在高速上急速行駛著。透過前幾排的人頭間隙,從車前擋風玻璃上可看到外邊的雨時下時停。同行的三十多位“鐵杆球迷”中,估計只有我一個是“冒牌貨”,是偽球迷了。大家不時討論著晩上的賽事情況,有的說主戰方蘇甯隊必勝,也有個別人說不一定。反正絕大部分人的認可是相同的。而我,這個“冒牌貨”眞眞實實沒聽說過有這麼一支球隊,至少在大家討論時說出這個名字之前。反正我是“無言以對”。安坐其間的我,默默地盡力搜尋著所有的記憶,最終也只能找出中超、恆大及魯能這三個關於足球的“詞語”來。聽大家的討論聲中跳出的一個個賽場上專業的名詞術語,我的心情就像隔著貼膜玻璃看車外的天氣,有點眩暈、陰暗、繁雜。
     因天氣及堵車的緣故,車子比預定的晩一些時候到達目的地。把本來就不長的自由活動時間縮得更短了,我們便在場館外接受了一位開著私家車專為球迷們兜售的不算太昂貴的盒飯,就近找了一處附近工地的家屬駐地門前的支架上用餐,熱情的老闆又給我們搬來了幾個坐凳。盒飯很飽滿,除去上面覆蓋的兩個雞腿幾塊豆腐,下面隱藏的大半盒都是鹽很大的鹹菜。朋友說,湊合著吃吧。我想起曾經的一位工友說過的一句話:有我這扒過十年窯(的工作)墊底,不管到哪裡也不管什麼樣的苦能難得了咱?我想,可不是嗎?這樣的條件和待遇,算個球,根本就談不上是什麼艱什麼苦,比起我在百米井下,可強多了去了。在那煤塵彌漫如大霧般的巷道,手、臉烏黑,一手拿起隔著一層塑膠袋的雪白大饃,一手拿著兩毛錢一袋的老闆榨菜,咬下一口,雪白的饃饃上便印下了一個清晰的漆黑的弧形唇彩,然後再嚼一口榨菜,眞的是噴噴的香啊!誰還會記得“飯前便後要洗手”的講究?這熱乎乎地米飯熱乎乎地菜,卻還有倆雞腿,哈哈!已經是棒棒滴啦!
    入場落座不久,比賽準時開始。主持人用標準的語氣和聲音首先介紹了遠道而來的杭州綠城隊,接著介紹本地主戰方蘇寧隊的時候,語氣瞬間變得那麼激昂、興奮,聲音是那麼地洪亮、激越,好像連麥克風、音響都是那麼地識相、給力,與主戰地三萬多名本土球迷們的喝彩“一唱一和”,那種“志在必勝”的眞像似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只需走個過場而已了。當看到這樣的“偏激”,我的心裡自然產生了一種“憤憤不平”,假如我是綠城隊的一員的話,估計已經被這種氣勢給“壓”蔫了。至於我會產生這樣不能與大家共鳴的想法,可能因為我是一個初識足球的“偽球迷”所致,應該屬於“不識相”的一類吧。
    作為一個眞實的“偽球迷”,作為一個外來的“第三者”(不是雙方戰隊任何一方所屬省份的娘家人),極其認真地觀看著雙方隊員們在場上的奮力拼搏,對於場上不懂的“規矩”,適時請教身邊的朋友也是老師。主戰隊的確很給力,在上半場,在球迷們的擂鼓助威、搖旗呐喊聲中很快飛進了一球時,霎那間,觀眾席上爆發出了似乎卯足了勁的震耳的歡呼聲雀躍聲直沖藍天,響徹雲霄。
    上半場主戰隊贏了一球後,對手綠城隊的隊員們似乎更賣力了。下半場出現了幾個險入門,在臨結束前兩分鐘的“臨門一腳”,終於“險”了一個結實,這一球,把懸著半天也是在當地三萬多名球迷心目中基本定型了的戰況在這一瞬間給扭轉了,雙方平分秋色,頓時,八萬人的場館擂鼓聲、歡呼聲,聲聲震天,經久不息。我在心底也真實的感到了雀躍,不知道是我的心不能看到勝敗的殘忍,還是初次觸“足”的原因,總感覺平手是最佳的結果,如我所願。

作者井開運:安徽淮北礦業集團公司岱河礦業採煤一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