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心淡如菊

張燕峰

  光陰流逝,隨着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不喜歡喧鬧,越來越渴望過簡單寧靜的生活,一顆曾經在紅塵中四處奔突衝撞的心,也越來越恬淡,恬淡得像一株在深山幽谷里靜靜生長的菊花。
  我開始自覺躱避市聲喧囂,也不主動靠近人多的地方,不想讓別人擾亂我內心的平靜。在人群中,我儘量閉緊嘴巴,能不開口的時候,儘量不説一句話,免得吵了衆人,也驚擾了自己。更多的時候,我儘量把頭埋在書堆里,與書中的智者展開一場觸及靈魂的對話,是我莫大的享受,令我心神俱靜,澄澈無塵。
  “道不同不相爲謀”,這成爲我交友的唯一準則。我會疏遠一些過去不得已結交的人,無論在什么場合,我不會像過去那樣委屈自己,察言觀色,説些言不由衷的恭維別人的話,而是喜歡與那些自己欣賞的也欣賞自己的人交往,因爲我深知,取悅別人,不如快樂自己。
  我還喜歡在寂靜的午後,什么也不做,只靜靜地沉思,傾聽自己內心最眞實的聲音,溫柔地撫慰自己心田的每一寸土地。有時候我也會走出書齋,一個人漫無目的地漫遊,到人迹稀少的郊野,仰頭看天邊一朶雲飄逸的身影,俯身看一棵草在陽光下自由舒展的身姿。看着,看着,好像自己也變成了天邊流雲,或者原野上一棵生機勃勃的草。我屛息凝視,生怕打擾了它們,自己的心也在這種安然閑適的氛圍中,靜靜地綻放,綻放如菊花那樣瀟灑出塵。這樣想着,我的心越來越輕盈,甜蜜,嘴角會漾起淺淺的動人的笑意。
  我不再追逐虛名浮利,遇到各種與名利有關的活動,我會及時抽身而退。我也看淡得失,順其自然,得之感恩,不得也毫不在意。我也不介懷別人對我的態度,那些對我輕慢倨傲的人,我也懶得去計較,只是一笑置之。對於別人的傷害,我也寧願相信他不過是無心之失,如此寬容地一想,一顆心便雲淡風輕,感覺處處海闊天空。
  爲自己而活,自在隨心,才是人生最高境界。因此,內心越來越從容淡定,浩瀚的世界于我只是一個存在的背景,而自己的生活才是一場眞實的正在上演的劇目。無論精彩紛呈,還是平淡無奇,都只跟自己:。我只是自己的,我得爲自己的劇負責。
  清代周敦頤在《愛蓮説》中,把鐵杆墨葉、傲霜而立的菊花比作“花之隱逸者”,旣然是隱逸者,必然是淡化名利,與世無爭。杜甫詩曰:“莫嫌老圃秋容淡,且喜黃花晩節香”。可見人淡如菊的人生態度,是要有屢經風霜、褪盡繁華的閲歷才能臻于此境。心素如簡,心淡如菊,這才是我孜孜以求的,我努力呵護着自己的內心,就像呵護一株芬芳淡雅的菊花一樣。

作者張燕峰: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沙城鎮第六小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