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輕羅小扇情與愁

孫荔

  夏季翩然來臨,去街頭購一團扇,扇面有一古典美女:楊貴妃。不由想起她的美: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顔色。
   團扇又稱“紈扇”,在古詩中,紈扇多借以表達深閨中少女的情態與愁思,深得閨閣喜愛。“銀燭秋光冷畫屛,輕羅小扇撲流螢”;少女的歡快,盡在清幽意境中,“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這是一幅寂寞的宮中仕女圖,冷落三年之久,怎不黯然神傷、獨自嘆息呢!“團扇復團扇,奉君清暑殿,秋風人庭樹,從此不相見。” 流水的光陰里,這一走不知是多少年,讓思念比海還深。
   東漢成帝時,班婕妤因趙飛燕入宮而失寵,便寫下了一首《怨歌行》:“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成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風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絶。”女人如花,容顔易衰,色衰則愛弛,自古有之。漢成帝見到趙飛燕,就被她的容貌和舞技迷住了,專寵一時,可後來漢成帝又看上了趙飛燕的妹妹趙合德,封爲昭儀。恩寵一身,終是剎那芳華,好夢難承留,春閨夢里也蕭然,苦依薰籠坐到明,幽幽落花無人收。紈扇的命運,宛如明月,時圓時缺,令多少嬪妃佳人淚空然而落。
    “寸尺方圓紙半張,舒卷自如隨身旁,拂暑納涼君快意,涼空皓月舞霓裳。”檀香扇子香氣縷縷如煙,似窗前飄落的桂花紛紛揚揚,讓人微醉如醺,耳畔不時傳來黛玉葬花的幽幽悲歌,心間微微一動。《紅樓夢》中寶釵撲蝶和晴雯撕扇,都借以扇子抒情。
    文雅書生手中的摺叠扇,也展示着心靈深處情感的起伏。《拾玉鐲》中書生傅朋偶遇孫玉姣,三次對面,每次開扇的幅度不盡相同,先略展,再半展,後全展,有層次地展現了傅朋心中的愛情。《貴妃醉酒》中,梅蘭芳巧用一把摺叠扇,把楊貴妃的婀娜醉態和複雜心情,表演得惟妙惟肖,出神入化。是誰把小小子扇,曼舞成如花的姹紫嫣紅,細膩的心思,深藏的情愫,纖指素扇,盈盈一握,靈動間,佳人平添嬌羞嫵媚,才子更增倜儻風流。
   唐代張祜《團扇郞》,“願得入郞手,團圓在眼前。”王獻之《桃葉團扇歌》“與郞欲渲暑,相憶莫相忘”。愛你,柔情似水,佳期在夢中,一個眉目如畫的女子,微笑蔓延,心如春水。
   坐在流水的光陰里,清詞麗句間感受紈扇一份喜與悲,沉思與幽怨。萬千風情,在素白如雪的紈扇上展開,胭脂樓里,彈奏不盡愛與恨的千古愁,走出古老的線裝書,伊人已不在,紈扇何處尋。

作者孫荔(孫麗麗):江蘇省豐縣季合苑小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