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想念童年故鄉里的端午節

宋千尋

    在我們北方這一帶,尤其是農村這一塊,聽説過粽子也是近幾年的事情。農村的封閉環境,缺少文化氛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端午節。在我們老家這里,前幾年把端午節叫做“五月節”。沒有人去吿訴孩子們爲什么叫做“五月節”,都是從老一輩哪里傳下來的,孩子們就稀里糊塗的跟着大人的腳步走着。直到我們都走出了村莊,走進了知識的高等學府,才知道我們鄉下的五月節其實叫做“端午節”。
   在我的記憶里,我家鄉的端午節,家家戶戶不是包粽子吃粽子。而是我們的母親會在端午節這一天早早的煮上一鍋鷄蛋鴨蛋鵝蛋,給我們這些饞猴一樣的孩子過節。待到我們醒來時,比我們大一點的姐姐和哥哥早已經採來了艾蒿,媽媽提前幾天叠好了葫蘆,把艾蒿挂在房檐上,艾蒿梗上系着一個小葫蘆。隨風輕輕地蕩着,把這個節日氣氛就烘托出來了。
    然後就是父母給孩子們“分蛋”。每人鷄蛋幾個,鴨蛋幾個,鵝蛋又幾個。通常每個人拿着小口袋能分到六七個蛋,夠一天的吃食。父母則把鷄蛋打進蔬菜麵條里,一碗熱騰騰的麵條上浮着白藕一樣的荷包蛋,幾粒葱花,一小戳香菜,父母的端午節吃食簡單的完成了。
    我們的蛋則會吃上一天,那時候農村還不富裕,能吃上鷄蛋是很奢侈的事,平時父母捨不得這樣浪費鷄鴨鵝的貢獻,通通拿到集市上賣了,換些柴米油鹽之類的生活必須。可是到了節日,每個母親都會讓自己家的娃放開肚子吃上一頓。尤其隔壁的小武,每年第一個把分的蛋吃沒,然後眼巴巴的看着孩子們手里的鷄蛋鴨蛋,饞的口水橫流。午睡的夢話里一個勁叨咕“我的蛋呢,我的蛋呢,二丫,給我一個唄……”成爲多年後,我們打趣他的話題。
    端午節,年年都會來,但我們卻再也無法回到童年去了!在市場經濟物欲橫流的今天,商家把每一個節日都炒得沸沸揚揚,熱氣騰騰,可是我們心里的感覺似乎越來越淡了。而我面對滿市場各種各樣的蛋類,也已經沒有了童年時的那份激動,只有一份對往昔的美好回憶。
    長大後的端午節除了保存對古人的一種敬佩和懷念外,心中多會想起故鄉的那些蛋香,每每這個時候心里總會漾起一陣陣地酸楚,也總是會徒添一些莫明的思鄉情緒。今年端午節,我和老公説,我們不吃粽子了,同我小時候一樣,我們來“分蛋”吧。過我家鄉的“五月節”。

作者宋千尋(宋麗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裕縣龍安橋鎮,中國散文詩作家協會會員,齊齊哈爾作家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