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沒有母親的母親節

朱旭

    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又悄然而至,母親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現在我的眼前。母親離開我們已經有16個年頭了,現在只能默默地懷念。
   母親生活得十分簡樸。她穿得衣服都是補丁摞補丁,但洗得很乾凈。記得我剛參加工作領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後,首先給她買了一件像樣的衣服,她還嗔怪我,“我有衣服穿,你工資又不高,浪費什么。”以後也從沒見她穿過。我們在整理她的遺物時,才發現這件衣服被她叠得整整齊齊,還嶄嶄新新地躺在衣櫃里。看到這些,我鼻子酸酸的,眼淚簌簌地往下落,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母親啊,你是不是對自已太刻薄了!
   母親對爺爺的孝敬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鷄蛋在農村算是最好的營養品了。每天早上,母親總是第一個起床,先燒開熱水,打破一只鷄蛋放在碗里,倒入開水冲成蛋花,端到爺爺床前,讓他趁熱喝下,而我們小孩一般是不敢奢望的。爺爺脾氣比較暴躁,有時會向母親發個無名火,母親從不反駁。村里的人見到爺爺也經常説:“不知你哪輩子修來的福,討來了這么好的兒媳婦。”説得爺爺哈哈大笑。爺爺晩年得了偏癱,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每日三餐,母親都要做好可口的飯菜送到床前,一匙一匙喂給爺爺吃。母親還得給爺爺擦屎,接尿,搓澡,洗帶着屎尿的衣服,床單等,但從沒有一句怨言。母親經常給爺爺翻身,侍候病床上的爺爺8年多,爺爺從沒生過褥瘡,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臨終前,爺爺拉着母親的手深情地説:“眞是讓你受苦瞭,如果有來生,還得讓你做我的兒媳。”爺爺幸福地閉上了眼睛。一位大嬸曾對我説:“你娘眞是太好了,你爺爺眞是太有福了,就是親閨女也沒有侍候這么好的。”
   母親非常樂于助人。我們家對門鄰居是我近房的大奶奶,她老伴走得早,大兒子早年夭折,二兒子(我管他叫二伯)在東北工作,她成了“孤家寡人”。她纏過足,行動極爲不便。母親天天去給她打水,不管颳風下雨,從不間斷。母親身體一直不太好,只見她吃力地從深井中提出兩桶水,有那羸弱的肩膀挑起,緩緩地走進廚房。母親也經常到她家串串門,陪她啦啦呱,逗她開心。二伯從東北回來後,也直道我母親的好。他曾對我説:“你娘是我們朱家的功臣,村里媳婦的楷模。好人不長壽,她走得可惜啊!”
  母親從小就體弱多病,從我記事起就經常見她吃藥打針,但那時大部分的家務活和相當多的一部分農活都是由她做的。後來,她又得了心臟病,我們四處求醫問藥,並在市人民醫院做了手術,但病情並末好轉。母親對我們説:“我已經快不行了,你們就別浪費時間和錢財了,讓我死吧。”我們安慰着她:“你的病一定能治好。”我們見母親有輕生的念頭,一些繩索和農藥就不在家中留存。一天,我突然接到家里的電話,説母親病危,速回。我風風火火地趕到家中,母親已永遠閉上了眼睛,我嚎啕大哭。她是偷偷地喝了一瓶敵敵畏而走的,這瓶敵敵畏是母親從哪里弄來的至今還是一個謎,這成了我一生的痛。聽父親講,在母親病重期間,全村各家各戶都來看望母親了,在村里,這是從沒有過的,她贏得了全村人的尊重。
  母親只是千千萬萬個母親中普通的一員,她的一生是平凡的,但平凡中又透着偉大。我相信,任何母親都是偉大的,所以在懷念自己母親的同時,也祝願天下所有的母親,節日快樂!

作者朱旭:山東省費縣人,山東省靑年作家協會會員,費縣作家協會理事,至今在幾十家中外報刋發表了二百多篇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