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我在美國做義工

丁志方 美國 匹兹堡

 

  今年在美國,女兒讓我替她到外孫女的中文學校做了一次義工。
  那是三月下旬的一個星期天。開始我很詫異,“我又不懂英文,我能做什么呢?”
  “不要緊,都是中國人,去了你就知道了。”女兒坐在電腦前,好像沒有功夫多解釋,又像故意跟我賣關子。
  懷揣好奇心,吃過午飯稍事休息,我就隨女婿陪外孫女前往中文學校了。
  春分前夕,乍暖還寒。一路上,天還下着小雪,女婿開車,我和外孫女都眯着了。下車時冷颼颼的,但一走進校舍,立馬感到暖洋洋的。女婿吿訴我,這是匹兹堡最大的一所中文學校。1977年創辦,至今已近40年了。學校租用的是當地一所高中的校舍,從幼兒園到高中,共有14個班,300多名學生。學生多半是華裔孩子和少數對中文感興趣的美國人。每周星期天下午開班,上三節課,前兩節是語言課,以聽、説、讀、寫爲主,第三節課,是各類興趣小組活動,唱歌、跳舞、書法、美術、圍棋、象棋、武術、太極,可以説,跟中國文化有關的項目,在這里基本都能找到。
  女婿還吿訴我,學校規定,每學期學生家長都要到學校做一次義工,不做,就交20美金。他説,沒有人不做,不是捨不得花錢,而是覺得應該給孩子做個樣子,引導他們從小學會奉獻他人。所謂的義工,平時就是賣東西、搞衛生和値班巡邏等,節假日,則參與操辦一些主題活動。那一天,我選擇的是賣東西。
  賣東西的攤位,設在一樓的大餐廳里,所有商品都擺放在兩張長條桌上,品種不多,就是水、飲料及各種小吃。學校工作人員很認眞,賣之前,當着我的面,把商品全部點了一遍,記録在清單上。清單上列有品名、數量、銷售量、銷售金額、剩餘量等欄目,並列有所售商品的名稱,他們吿訴我每賣一件,都得在該商品名稱後面畫正字,記上一筆。雖説是中文學校,清單上所有字樣都是英文,我看不懂,爲了便于記賬,只好在每件商品的大包裝和清單的品名上,標上對應的數字。買賣並不難,每件商品都是五毛錢,但找零要細心,因爲小鎳幣是兩毛五、一毛、五分的,而且五分的比一毛的大,不注意容易搞錯。
  賣東西的大餐廳非常熱鬧,坐滿了送孩子的家長,不少跟我一樣,是從國內過來帶孩子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中國人聚在一起,打牌的、下棋的、聊天的,個個玩得很開心。我的攤位跟前就坐着幾位老人,有北京房山的、山東煙台的,還有廣東江門的,他們一直在陪我聊天,主動幫我照看商品。
  賣東西,最忙就是在課間。第一節課下,攤位前擠滿了小朋友,他們習慣自己挑東西,我眞有點招架不住了,已經沒有時間賣一件記一件,只能先收錢找零,至於每件商品賣了多少,只好最後再倒夾賬。
  兩節課下,售貨結束。交賬時,同樣很認眞,商品負責人、會計和我都必須在清單上簽字畫押。那天我一共賣了69件東西,結賬時,數來數去,收了34塊6毛錢,不知哪里多收了一毛錢,事後心里總覺得對不住多把錢的那位小朋友。
  做完義工,我和孩子又進一步聊起了中文學校。忽然發覺,何止是家長在做義工,從某種意義上説,辦學的一幫人都是在做義工,從校董會成員到校長和每一位敎職員工,都是兼職,基本上不在學校領取報酬,他們的追求就是奉獻愛心,回報社會,推動中美文化交流,促進靑少年健康成長。
  樂善好義,積善成德,本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光榮傳統,想不到在異國他鄉,炎黃子孫把它演繹得如此精彩。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