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説謊”

王健梅

上周,母親打來電話,説腿疼,約我和她一起去醫院看看。到了醫院經過檢查,醫生建議針灸。
“不針灸,拿點藥吃行嗎?”母親向醫生發出請求。
“光吃藥,不行。”醫生皺起眉頭。
“我家地里還有好多活,針灸太浪費時間,而且來回不方便,女兒還要上班。”母親再次給醫生商量。
“是地里的活重要呢,還是治病當緊?”醫生反問母親。
“咱旣然來到醫院,就應該聽醫生的,你的腿疼得那么很,路都不能走,還怎么下地幹活?”我開始勸説母親。
其實説地里活多是假,我知道母親怕躭誤我工作和心疼錢。母親一向節儉,一般小毛病能忍則忍。這是母親的一貫作風。
“你們先去交費吧!”醫生遞過一張交費單。
“媽,你先坐這里,我去交費。”我轉身就走。
“不行,你等着我,我要和你一起去。”母親在喊我。
“好吧!”無奈之下,我扶着母親一同前往交費處。
“請付五十元。”劃價之後,醫生報出價格。
“五十元,那么少?”我簡直不敢相信。
“是的,就是五十元。”醫生再次進行重複。我連忙從包里掏出一張五十元,欲遞過去。
“我有錢,自己付。”母親態度很堅決。只見母親在兜里掏出用紙包裹嚴實的一把五元、十元的零星鈔票。
“看,這都是我的賣菜錢。”母親滿臉自豪。
“我以爲針灸費很貴呢!沒想到才五十元。走,針灸去。”母親拉着我走向針灸室。
到了針灸室,醫生把針扎好,使個眼色,讓我去門口。
“請你去交一下針灸費和藥費。”醫生遞過一個單子。
“剛纔不是交過了嗎?”我滿臉疑惑。
“那只是拍攝光片的費用,這張才是針灸費用和醫藥費的呢。不然,她可能就不願意針灸了。”醫生向病房示意起我的母親。
“哦,原來是這樣。”我恍然大悟。
過了一個多小時,母親針灸結束,我開車把母親送回家。叮囑母親每天按時去針灸,並強調那五十元的針灸費都付過了。
母親回到家逢人就説:那醫院醫生技術眞好,費用還特低。針灸一個療程加藥才五十塊錢。弄得鄰居都來問我,眞的假的?
前幾日,小姨來我家。母親自吿奮勇帶小姨去看腰。小姨手頭拮據,不願意去看。母親説:沒事,費用低的很,我給你付,連查帶看,一個療程才五十元,我都看好了。不信,你問問梅。“對對對,就是療效好,費用低。”我和母親一唱一和。
第二天,小姨相信了母親的話,果眞到醫院去做針灸。
“媽,那個費用?”我擔心自己的謊言被捅破,想給母親解釋。
“費用呀,我剛開始也相信費用是五十元。後來在和病友聊天中知道你在騙我,媽媽知道你説謊是爲了我,也就不怪你了。但是你就不要把實情吿訴你小姨了。”
哎,原來 “謊言”早被母親識破了,我還在沾沾自喜呢!轉身看到母親正在和小姨繼續“説謊”呢。

作者王健梅: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楊莊辦黃橋居委會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