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皺紋長在心里才算老

張燕峰

 碧緑的荷葉,平展展的鋪向天邊,一只蜻蜓駐足于圓圓的荷葉上,好像在啜飲晨間清露。一支粉荷亭亭玉立于水面,那清新秀雅之姿,着實讓人喜愛。閉了眼,似乎一股淡雅的清香正撲鼻而來,令人陶醉,心曠神怡。
 整幅畫線條柔和,用墨均匀,生動活潑。當我詢問這幅畫作出自哪位名家之手時,朋友爽朗地大笑,他吿訴我,這是老年大學的學員王阿姨的作品。
  就是那個有着傳奇經歷的王阿姨嗎?朋友笑着點點頭。我的眼前立刻浮現出王阿姨那雙深邃睿智的眼睛,當她平靜地望着你的時候,雙眸像兩潭幽深澄澈的湖水。
  王阿姨是市重點高中的敎師。年輕時,她不過高中畢業。當文革後恢復高考時,她已經29歲了,是兩個娃的媽。可她一聽到可以報考的消息,就馬不停蹄地復習了起來。爲此,許多人不理解,説她瞎折騰,而她的婆婆更是百般阻撓。可是她不爲所動,堅定不移地沿着自己選定的道路走下去。白天,她與其他人一起勞作,回家之後喂豬哄孩子,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才在一盞昏暗的油燈下復習功課。天道酬勤,王阿姨終于如願以償,考上了一所師範類院校。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留校任敎。這時,她的兩個孩子都到了上學的年齡,王阿姨舉家遷到了市里,孩子們上了市里最好的小學,老公也被安排到了學校後勤處工作。
  原以爲王阿姨就此能過幾天安穩日子,可她在敎學中,深感自己知識的匱乏,能力的欠缺。於是,工作了幾年後,又考上了硏究生。她再次抛夫別子,遠赴省城求學。在她的言傳身敎下,孩子們個個勤奮好學,成績優異。兩年後,她學成歸來,從此在這所大學里以知識淵博,治學嚴謹而聞名,獲得了很多榮譽。
  人們都以爲王阿姨會就此止步。確實,她已過不惑之年,對於一個女人而言,風華不再,這是一個安享歲月靜好的年紀,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又開始了向人生更高遠的境界邁進——她要報考博士。她的勤奮執著感動了上蒼,她很順利地考取了博士。又經過幾年漫長而艱難的跋涉,她現在已經是博士生導師,是所在的學校里爲數不多的卓有成就的學科帶頭人。
  幾年過去了。王阿姨已到了退休年齡,兩個兒女也已經結婚成家。正是含飴弄孫,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候,可是王阿姨毫不猶豫地開始了學畫。她説,從小就喜歡畫畫,可是一直忙學業忙事業,愛好之舟不得不一次次擱淺。所以,她離開三尺講壇之後,就立刻奔赴老年大學,拜名家爲師,學起畫畫來。
  幾天後,我去拜訪王阿姨,她正在書房里揮毫潑墨。老人精神矍鑠,陽光照在她滿頭銀絲上,閃爍着一片耀眼的白光。她的臉頰上,皺紋密布。我笑着説,阿姨,您完全可以頤養天年,干嘛還要如此孜孜不倦?老人放下了手中的筆,拊掌大笑,我有一顆年輕的心啊。別看我臉上長了許多皺紋,但是皺紋長在心上才算是眞正的衰老啊!
  我的心怦然而動,對老人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作者張燕峰: 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沙城鎮第六小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