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踏靑訪新茶

林國強

     陽春三月,緑色的沸騰里處處飄溢着淡淡的清香。應朋友之邀,我們驅車來到太湖西南岸的浙北湖州市吳興區埭溪鎮老虎山茶區,感受茶鄉春情,把心情放逐于春風里。
    江南茶鄉是婉約的女子。一片片無盡的緑茶山,扯出雲彩般的錦緞,如古代女子中的西施,閃出爽眼的緑意。茶山的皺折處流出一方田地,它的腳下散落着座座靑磚黑瓦的小屋,門前宅邊靜立着好大幾棵樹,似一幅畫。起伏的山在天際處畫出抛物線,天地間顯得那么古樸、端莊和安祥。四野翠色亂潑,近的緑得嫩,中的緑得濃,遠的緑得朦朧。一叠叠茶園向天際處延伸去,顯示出一種恢宏氣勢。站在山坡上探望,茶園在陽光普照下顯得神秘如幻。那被雨洗滌過的山野格外鮮亮和潔凈,一片片梯式茶林從山腳排到山頂,從這座山延伸到那座山,少的有幾畝、十幾畝,多的上百畝,級級相叠……確是一個“美”字了得。高山霧雨出好茶,馳名中外的緑茶便出産于此。
    江南茶鄉的春天,是從一片片芽葉上開始的。瞧,春是最先從茶枝葉間探頭探腦冒出來,露出毛茸茸的兩芽一尖成了春天的寫意。那片片嫩葉上綴滿珍珠般的小水點,格外的純凈、鮮潤。詩人喜把這平展伸開的翠緑葉片,喩爲蝶之美麗的雙翅,霎時,我的眼前幻化出萬萬千千雙緑蝴蝶,炫耀地撲閃着它們緑的雙翅;在漫山遍野輕盈飄逸地飛來舞去,不,它們是在強烈地炫耀着一種勾人留連奪人心魄的生命的色彩。
    看採茶女採摘鮮茶葉是世間樂事。那被春雨緑過的茶山上,已有悠悠的茶歌聲,採茶女背着篾蔞,穿行在群山雲霧之間鑽進茶樹叢,用纖纖指尖去摘取那一片片靑葉嫩尖,輕快的動作,嫻熟的技法, 玉指交舞,手舞成韻,仿彿春天在她們的手上不停地跳躍……經過一個小時的採摘,茶女們把那一筐筐剛剛採下來的鮮茶草,用蒸氣殺靑,電動理條,自動烘干,然後裝進精美的茶盒里,提供給前來採購的各地茶商們。於是,山的上空開始飄溢着陣陣茶香,四周響徹着買茶人與賣茶人的討價還價聲。
    茶是民間的友誼使者。春茶上市,有朋自遠或近而來,一番握手寒喧之後,便走進茶園的品茶室,沏茶看坐,對茶而語。朋友以春尖新茶相贈,當即冲泡一杯,只見那茶鋒葉油皎潔,身骨柔嫩匀稱,銀毫細密如織,湯色緑盈清透,茶葉時起時落如銀魚游翔。氤氳的香氣,清碧的茶水,撣拂着來訪者跋涉的風塵,滋潤着四方來客干渴的喉嗓,心思隨葉上下飛。品茗之人笑意盈盈,杯中美人翩翩起舞。幾盞茶入口,余香繚繞,一種購買的慾望就會油然升起。
    很喜歡這雨後泥土和春茶的清新味道。“披襟歡眺望,極目暢春情。”唐太宗《月晦》詩中的兩句,倒眞是非常切近我此刻的心情。飲上一杯香氣騰騰的新茶,或是看着那杯中載沉載浮緑袖長舞之茶葉,春天的氣息就會撲面而來。也許那些品茶人的眼前就會浮現出茶農在崇山峻嶺、層層叠叠的茶園里辛勤勞作的場景,心里就會感謝這份靑翠的顔色是勞動者所贈,嘴上就會吟出“半兩茶葉千滴汗,一杯蜜糖萬朶花”的詩句來。品嚐了新鮮緑茶的四方買賣人,當即就要離開茶座,進入茶區交易,吆喝着夥計們將剛買下的一筐筐、一袋袋的茶葉包,裝上等待在茶場外面的車輛上,一輛又一輛魚貫而行的汽車,帶着江南茶農的辛勞和沁人心脾的濃濃茶香連同淳樸的祝願,一同運往大江南北。
    踏靑訪新茶,茶鄉品春韻。趁着這自然滋潤的春意,我們一點點感受春天的味道,裹卷春天的陽光雨露,裹卷春天的心事,在這個美麗的季節里流連。其實,這江南茶鄉的“春”味,是需要我們慢慢細細地去品,否則,你很難品出原態滋味、品出自然清香。

作者林國強: 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湖州廣播電視總台主任記者。作品散見國際國內百餘種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