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意外的喜酒

王健梅

   那天,我正在上班,辦公室來了母女兩人,説要開結婚證明。
   我聽後,微微一笑解釋道:現在打結婚證已經不需要開社區證明,男女雙方持身份證和戶口本直接到民政局就可以辦理了。
   “哦!是這樣呀。”母女兩人好像有點失望。
   “是的,現在都簡化辦公程序。打結婚證只要男女雙方把證件準備好到戶口所在的民政局就可以直接辦理了。”説完,我自顧忙其他的事情。
   過了一會,手中的活忙的差不多了。看着母女兩人還沒離開。隨便問句:女兒要嫁到哪兒呀?男孩是干什么工作的?“嫁的不遠,就在淮北附近的一個礦區。男孩是一名礦工。”看得出,女孩的母親很滿意。
   “不遠,以後照顧你們也方便。”我對着女孩的母親説道。
   “是的,我們也有這種想法,家里就這一個孩子,嫁遠了,以後想見一面都不容易。 “女孩的母親如實説出了自己的想法。
   “下個周日就要辦酒席。到時你可要去喝喜酒呀!”女孩的母親突然發出邀請。
    “啊!下個周日喝喜酒。”我有點懵。
    平時我和她們沒任何交集,見面都很少打招呼,怎么突然發出邀請呢?我暗自納悶。
    “ 這到底是爲啥呢?怎么會突然想到請我喝喜酒呢?”我滿臉疑問地望瞭望母女兩人。
    “哦,是這樣的,聽説我女兒男朋友家的鄰居是你從前的同事。”女孩的母親説出了理由。
    “你女兒男朋友的鄰居是我同事,叫什么呀?”我問起女孩的母親。
    “叫小紅。”女孩的母親肯定地回答。
    “小紅?我怎么沒印象呢?”我滿臉疑惑。
    “聽説原來在服裝厰和你同一個車間的。”女孩的母親再次進行提醒。
    “難道是我剛參加工作時認識的小紅,自從離開那個單位十多年後再也沒見過面的她。”我自言自語。
    “就是她,我們和小紅聊天時,聽她曾經提到過你。”母女兩人齊聲説道。
    “那你下個周末一定要去喝喜酒了!”女孩的母親再次發出邀請。
    “好吧,這喜酒我去喝。”我言不由衷答應着。
     婚禮的當天,我親自到場,和她的親朋一樣隨了禮。卻沒見到傳説中的同事。
     婚禮過後,再次見到她們,又恢復了從前的陌生,好像從沒發生過什么事。
     哎,這喜酒喝得眞是一個意外!

作者王健梅: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楊莊辦黃橋居委會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