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習慣被叫“媽”

駱建領

聽老人們説,孩子開口第一聲叫誰,就和誰有緣。自兒子出生後,我和妻子便滿心期待地等這天到來。並打下賭説,兒子第一聲叫誰,誰就一年不用拖地板。
   兒子將近七個月時,正忙于改試卷的我,隱約聽見兒子叫了聲媽。原以爲聽錯,就對他笑了笑,“好好玩兒子!”他似乎意識到什么,冲我清晰地叫道:“媽——媽”,聲音那么清脆。“沒錯!兒子會叫媽媽了!”我興奮地一躍而起,騰地將兒子從車里抱起,直奔洗衣間。
    “媽媽——”當兒子叫第三聲時,正洗衣服的妻子竟顧不得擦手,將兒子緊緊摟在懷里,親了又親。看到他們幸福的表情,我眼淚禁不住落了下來。“又不是叫你,你瞎激動什么?”妻子滿臉洋溢着自豪。“媽都會叫了,爸還會遠嗎?”我信心滿懷地説。
    都説寶寶多是先會叫爸爸的,沒想到我還是輸了,輸得那么幸福,心甘情願。不過,聽説這個階段的孩子並不懂詞語的含義,我自我安慰道。
    轉眼又是五個月,兒子已會蹣跚走路,卻依然不會叫爸爸。我就埋怨妻子不敎他學話。妻子一臉委屈:“我可不天天敎呢,他就是不叫,總不能讓我叫你爸爸吧?”我無奈地擺擺手,“算了!算了!不叫就不叫吧!”
    每天清晨,我都會早起兩小時,將自己關在書房,靜靜地讀書寫字。這時,兒子總會冷不丁推開虛掩的門,脆脆地冲我叫聲“媽媽”。每當此時,我總是哭笑不得地抱起兒子,敎道:“叫‘爸——爸’”。“媽媽。”我索性將他放下,“去,找媽媽,爸爸要工作了!”他顯得極不情願,一扭扭地出去了,還不忘扒着門框跟我揮手再見,直看到我跟他拜拜,才高興地離去。“去,喊爸爸吃飯!”接着,就是兒子拖拖的腳步聲。“媽媽——”門口是那張可愛的臉。“爸爸知道了!”我向他擺手,示意他回去。不知何時,我已習慣每天兒子喊我吃飯,享受他叫我“媽媽”。
    直到有次,兒子發高燒,醫生給開了些苦藥。妻子太過心軟,不忍強灌,只得由我動手。但由於兒子拼命反抗,藥還是灑了一身。當我再次嘗試動手時,兒子竟沙啞地哭喊道:“爸爸——爸爸”。我全身像觸電一般,強有力的大手僵在那里,眼淚撲簌落了下來。
    經過商議,還是決定去縣城醫院。當看到孩子們一個個被死死按在醫床上紮針,撕心裂肺地喊叫“媽媽”時,我的心再次軟下來。像其他孩子一樣,兒子絶望的哭聲讓所有在場的父母不忍睹視。我強忍着淚水擠上前,“兒子堅強,不哭!不哭!”不料,他卻冲我連聲叫道:“爸爸——爸爸——”“兒子,別怕,有爸爸在!”我想説,淚水卻已涌滿心口。
    兒子將近一歲半,每天依然會推門脆脆地喊聲“媽媽”。我也會習慣地享受這份錯位的待遇。儘管我不知道,兒子那聲“媽媽”究竟有多少層含義,但我確信,當他叫“爸爸”時,我一定是他心中的大樹!

作者駱建領:河南省民權縣民權求實中學敎務處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