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綉嫁妝

宋千尋

   秋後的大地殘枝枯葉,盤旋在空中的雀俯落下來覓食,田野中還有她們美麗的身影,她們就是撿莊稼的姑娘們。
   姑娘們俏生生的臉蛋秋天的蘋果,紅潤中帶着清純。她們不用投身到瑣碎的家務中,於是,三五成群的拎着籃子一起上山拾莊稼。
   她們撿莊稼干什么呢?爲了給家里增加點收入?不,那太少了,可是它對於一個女孩子的要做的事來説,已經夠用了。
   撿來的糧食賣給收雜糧的販子後,姑娘們更忙碌了。三五成群的跑到集市上,扯上幾尺自己看上眼的布,俏凌凌的水粉,水嫩嫩的湖緑,火辣辣的胭紅。然後買上綉線和綉針就算齊活,臉上紅答答的不説個啥,可是就連賣布的小販都知道是干嘛用的。奧,姑娘們長大了,要綉嫁妝了。
   冬天大雪來臨了,雪封住了山,封住了路,封住了行人的腳步和嘰喳喜鵲叫聲。但是姑娘們心里躥騰的火苗,哪里是雪封得住的?她們剪呀、縫呀、綉呀,整整一個冬天都在忙碌着,偶爾害羞的問一嘴嫂子或姐姐,但是當她們表示要動手幫忙時,那絶對不行的。這是屬於自己的人生大事,轉身過去對着窗子外綿密的光陰,一個人一針一線的綉着,眉彎里都是暖意。玻璃清晰的映着姑娘芙蓉面里高密度的甜,想的失神了,總是伴隨“哎呀”一聲,這一聲甜蜜的“哎呀”,必是那幻想的針線走了神,指尖上開出殷紅的小花,姑娘用嘴吮着臉上紅暈更濃。
   就那么撿了三四年綉了三四年,從小姑娘變成了大姑娘,那臉蛋不再是秋天的蘋果,而是春天的桃花,一樹一樹的妖嬈,多質樸的眉彎里都有年輕無敵的美麗。綉了這些年的東西都包進一個布包里。把拾莊稼時的幻想和綉花時的喜悅全都包了進去。一件一件叠的平整包的方正,什么都不缺。里面鴛鴦成雙的紅肚兜,帶花邊的圍裙,幔帳、窗簾、蘭花鞋、假襖罩、一應俱全。
   當她們終于看見堂屋里站着的那個父親所中意的男人時,總有那么幾個開始落寞起來,懨懨的,突然感覺那些年的幻想全都變了味。年少的她們撿呀綉呀縫呀,簡直傻透了。她們要嫁的男人和她們撿莊稼綉嫁妝時幻想的男人根本就是兩回事,不過其中好多人還是低眉順眼按父母的意志嫁了,有那么幾個性子烈的跳腳把自己撿了三四年綉了三四年的嫁妝全都剪破了,一團一團破敗的不像樣子扔在地上,還覺不夠,上去踩了幾腳,嘴里絮叨的駡着,可是駡什么自己也不知道,駡那只討厭的鷄不聽的狗。
   姑娘忍着不哭。只是那夜半的紅燭陪她們流了一夜又一夜的淚。那些乖順的姑娘,穿着嫁妝,用着嫁妝,也不是當年綉她們綉時的心情了吧。
  誰也不能揷手的嫁妝,終究敗給了唯有自己不能揷手的婚姻。

作者宋千尋: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裕縣龍安橋鎮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