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陪韓國美女過年

孫新民

姨姪女在靑島工作,年二十幾回家,她吿訴我們一件很意外的消息,她在韓國認了一位乾媽,大年初四,男友將陪乾媽一起來我們小城過年。
   “有朋自國外來,不亦樂乎!”這個消息讓親友旣感到意外又感到驚喜,一個外國人來和我們一起過傳統的中國年,太有意思了。
    姨姪女吿訴我,她每月都要去韓國進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她乾媽。一次,在首爾大街上,乾媽加她“微信”,幾次發來熱情的短信,姪女瞭解到乾媽對中國的歷史和文化非常感興趣,並且努力的學習中文,通過了韓國最高的六級漢語等級考試。與姨姪女結緣之後,她便來中國靑島定居了。
    我抱着一份期待的心情想看看眞正的韓國美女跟中國美女到底有什么區別,便早早來到了小孩姨娘家。初四下午三點姨姪女男友和一個美女背着大包,拎着小包來到家,彼此初次見面,這位韓國美女向我們微笑很禮貌給大家拜年:“新年好!萬事如意,很高興認識你們,”姨姪女過來介紹,這就是自己在韓國認的乾媽。我們一怔,她乾媽怎么這么年輕、漂亮,猜不出她實際年齡有多大。
   我也微笑説:“新年好!歡迎你來龍蝦之都——盱眙過年。”一旁的女兒用韓語向她問好:“安妮哈賽喲!(你好)”她聽後一驚,開心的同女兒握手、擁抱。愛面子的我們早已在一家高檔大酒店預訂了一桌酒席和住宿房間,來招待這位來自韓國的朋友。聊到吃完飯時間,我們請她一起去飯店,她怎么都不同意,説這樣太花錢了,我來中國過年就是想感受中國傳統年文化氛圍,和你們一起在家吃飯過年,我感到很開心。
   尊重外國客人的意見,在家現弄了一些菜。臨吃飯前,她當衆給我岳母送一個紅包,我們有些不習慣,中國人過年,講究大人給孩子發壓歲錢,從未見過晩輩給長輩發紅包,而不給孩子發紅包,看來韓國人過年習俗跟中國人是有區別的,也挺有意思。
   二十幾道菜上桌,韓國美女直擺手説:太浪費了。其實,我們並不瞭解韓國人飲食習慣,在韓國吃飯首先要乾凈、簡單,夠吃就行。而在中國,客人來了擺滿一桌菜,才能夠顯示主人對客人的熱情。簡單弄幾樣菜,顯得對客人不尊重。
   在吃飯交談過程中,我發現儘管這位韓國美女漢語水平不錯,但我們只要語速一快,中間在夾雜着一些地方方言,她就聽不大懂,兩只手比劃着連估帶猜。只有我女兒和姨姪女用普通話同她交流,彼此交流起來才不會有尷尬。
   第二天,我們開車帶她去遊覽當地名勝古迹,在途中削蘋果時,二姨子見她手中蘋果有蟲洞,勸她把蘋果扔了,從拿好的吃。她搖了搖頭説不行:在韓國能吃起蘋果的人都是富人,一個蘋果要値人民幣二十元。説完,她把蟲洞削去放進塑料袋里,啃着蘋果美美吃起來。事後,我帶着懷疑問姨姪女,你乾媽家是不是很窮,爛蘋果中國人都不吃,她卻吃得那么有滋有味。姨姪女白了我一眼,我乾媽家可有錢了,在首爾住的是豪華別墅,乾爹是韓國美容界首席顧問,家里有幾輛小轎車,每次我去韓國,他們輪流開車去機場接我到他們家住。誰像你們窮大方,陋習多。
   陪韓國美女過了三天年,儘管時光很短暫,但她卻給我們留下很多難忘的記憶,從衣食住行,行爲舉止到遊覽觀光,每一個細節之處都體現出韓國人良好的品行素養。

作者孫新民: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迄今已在報刋上發表作品700余篇(首)。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