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奉獻與追求

偌賓

    王大觀先生的《舊京環顧圖》長卷,原作長二十米。現已製作成長二百二十八米、高三米的大型數字多媒體藝術展-“老北京,動起來!”。這是中國文化創意産業的一大盛事,也是北京人乃至國人爲之感到欣喜和値得自豪的盛事。
  大觀先生是我的長輩,又是我的“忘年交”。他人品與畫品的高尙是値得我對他的作品追求和奉獻一生的。
  先生一生沒有賣過一幅作品,不是賣不出去,而是絶不肯賣,他把自己的作品比做是生命,這是先生眞實的思想。縱觀當代藝術家群體,不賣畫的少之又少。在我心目中,先生不僅是一位畫家,更是一位偉大的人民藝術家。
  先生的《舊京圖卷》系列老北京長卷是一部大書,一部記述老北京萬象千姿的百科全書,所包涵的衆多歷史文化價値不言而喩。
  一九七六年,我第一次看到先生在家創作。記得那天是晩上,先生用棉被小心翼翼地把玻璃擋上,讓外面見不到里面有光。他自嘲地笑道:“我畫的是‘四舊’,不能讓人知道呀!”在“文革”期間先生遭遇了許多“非人”的待遇。想到此,我爲先生對藝術的追求更加敬佩,也對先生用心血創作的作品更加摯愛,下定決心,一定要完成對先生作品的弘揚和傳承。
  先生創作《舊京圖卷》系列作品長卷時,也與一般的畫家有所不同,他用了幾十年的時間,走遍北京的各條衚衕景點,四處寫生採風,憑着孩提、少年和靑年時的記憶搆思創作。他曾採訪過上千人,蒐集眞實的故事與情節, 因此他能夠精準地用畫筆描繪出三十年代老北京城的全貌。先生所付出的心力、勞力決不是一般藝術作品能相提並論的。

1996年偌賓在中國美術館爲王大觀先生舉辦畫展

  一九八三年,先生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第一次《舊京圖卷》展覽,當時我參與了籌備工作,親眼目睹了展覽的盛况。開幕當日,上百知名人士前來出席:葉淺予、吳作人、蔣兆和、何海霞、黃苗子、錢學森、張開濟等。每日有上萬人排隊參觀,有上百家中外媒體採訪、宣傳。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多前來欣賞、留言、題詞。由於影響巨大,應老百姓來信要求,美術館破天荒地又爲先生展覽延期三天。這在中國美術館展覽史中頗爲罕見。
  在一九八五至一九九五年的十年時間里,先生患上糖尿病,經常住院,然而他沒被疾病所嚇倒,仍堅持每天創作, 他忘我的精神和對北京執着的熱愛感染了許許多多的親朋好友。有很多人也想幫他,甚至有國內的商人、海外企業家想出“重金”收購先生的畫卷,但都被他婉言謝絶。
  當時,我追隨先生二十年有餘,對先生的爲人和作品有較深的瞭解和認知。先生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再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一次展覽,出版一部精裝畫冊,然後走出國門到世界各地舉辦巡展,讓全世界更多的人瞭解北京,熱愛北京。他的這些心願我都在一九九六年後一一完成了。
  在一九九七年先生臨終前,把他畢生最具有代表性的《舊京環顧圖》﹑《夏京回望圖》﹑《古都宮苑圖》﹑《舊天橋一覽》四幅長卷作品交我收藏,並叮囑我:“作品一定要保存好,傳承老北京民俗文化的事業一定要發揚光大,這是我們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寶,要把作品里藴涵的內容讀懂,要讓優良的傳統延續下去,使它更有社會價値……”
  回首往事,在這十幾年的時間里,我一直在冥思苦想、不斷調硏思考,探索用什么樣的方式方法才能更好地把這些老北京的文化歷史系列畫捲髮揚光大、延伸下去,在不斷地進取、堅持和追尋中,終于決定了,我要做什么……

              偌賓 二零一一年八月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