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解讀偌賓心象山水畫

齊建秋

不可以尋常的眼光來欣賞偌賓的繪畫,這是一位有着特殊性格、特殊氣質、特殊經歷的天才藝術家。
    藝術本來並沒有什么神秘,它其實就是人們在一個框架內利用一種形式或藉助于一個載體而進行的情感上的渲泄。偌賓的山水畫都是有感而發,他不拘于技法上的一招一式,不拘于傳統山水的條框束縛,是創作的慾望和激情在一霎那的逬發。他的山水畫顯得無章無法,膽子大到無法無天、睥睨一切的地步,或光怪陸離、詭異莫測,或用大筆頭渲染、一氣呵成、奔瀉千里。在那墨塊的衝撞、氤氳的暈染中我們感受到他不可遏制的創作激情,感受到他對自然、對生命和生活的呼喚,他是在用生命創作藝術,感受到被許多業內人士贊譽的偌賓式心象山水的魅力。
     偌賓的山水畫,是可以歸于當代水墨的大寫意之上、抽象之下的藝術,這是從表現形式和思想意識的表露來歸類的。但是從具體的技法上,他突破了傳統,追求完美的變化,讓山、雲、樹有動起來的感覺。在他的作品中,樹木、山川的造型就頗爲傳統,但在整體搆圖和筆墨的運用上,又具有現代意識流的特點,凸顯一種個性的張揚。
     偌賓的作品第一個特點是“黑”。他前期的山水畫部分用水墨來表現,不加設色,且用濃墨、焦墨來表現的居多,因此從畫面上看,似乎黑乎乎的一片。其實這黑是有特點的,是有所表現的,它旣不是龔半千、吳石仙的黑,也不是黃賓虹、李可染的黑,而是偌賓式的黑。黑是表面現象,它要反差的是白。偌賓的山水畫中有大片的留白,叠嶂的山峰之間少有淡墨的過渡,而用顯得很突兀的留白,引起人們一種涇渭分明的視覺效應。黑,要反映的是一種視覺刺激的光感、立體感、厚重感、堆砌感。是用巨大的色彩落差的對比,來抒發對於祖國山河強烈的眷愛之情。同時,我們也可以從中窺出作者有一種近乎于極端的,對一切事物都有着一種不搞中庸截然分明的態度。
     偌賓的作品第二個特點是“色”。他正在硏究用純色創作,色分五色,這是一項創作過程中很難的課題,“紅太陽”是他的純色系列作品的嘗試。在他使用色彩的作品中有重色、深色,純色,色的搭配表面“雜亂無章”,卻給人們眼球一種震撼和舒服。
    偌賓的作品第三個特點是“亂”。一切似乎都沒有章法,隨想隨畫,信手拈來,天然即成妙趣。看似“胸無丘壑”,作畫不用打小稿,也很難看出落筆前細細思忖的排兵布陣,但偌賓的腕底確有鬼神。那似乎不經意的點染、勾勒和皴擦,實際上處處有心機。那不規則的縱橫山川,那有悖于前人筆法的搆圖排列,都有一種叛逆的精神,都有一種自己對中國山水畫如何畫的理解和詮釋。偌賓的畫粗看搆圖顯得紛雜,細細品味,竟有一種靜謐,甚至吊詭的感覺涌上心頭。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處,用視覺上的小亂引
    發心靈上的大靜,亂中求靜,完全摒棄了傳統中一些視覺與感覺一致的小家子氣的作畫套路。
    偌賓的作品第四個特點是“大”。作品大、氣魄大、膽子大。偌賓善繪巨制大幅作品,有駕馭掌控作大畫的能力。他畫的大幅作品不飄離、不浮散、氣韻貫通,恢宏的氣勢中,藴含着個性的張力。偌賓的作品有一種精神的力量,我們觀賞他的作品會被畫面所反映出的那種內在的力量所鼓舞,會被那種超出一般尋常山水畫中不曾有的氣魄所震撼。


     他的畫筆墨境界雄渾厚重,畫面渾然天然,不雕不琢,樸實無華。在群山蒼莽、曠野茫茫中我們感受到一種精神的存在,一種不屈不撓的血肉生命在吶喊。偌賓的畫有膽魄,他不循規蹈矩,也沒有那么多的繁文縟節。他的畫開門見山,以直抒胸意爲準則,尊崇法度,而不爲法度所局限,追求着“師從造化”的境界。他的畫膽子大,在搆圖和用筆上甚至背離了傳統山水畫中很多約定俗成的規矩,但偌賓不屑于純技術層面的糾纏,他的山水畫並非僅僅要“爲祖國山河立傳”,他是要把大自然賦予生命並爲之謳歌,是要把自己的夢溶入山水之中,展獻給讀者。
     有一種世俗的偏見,認爲沒有經受過學院系統美學敎育的人不能在繪畫上有所造詣和發展。持這種觀點的人恰恰忘了繪畫是一門天才的藝術,個人的靈性和天賦在繪畫中佔有第一的位置。偌賓是一位頗有天份的藝術家,儘管他沒有在美院系統學習過,但他與當代諸多名畫家多有來往,切磋畫技,在國外開辦畫廊,在國內致力于中國古代傳世名作衍生品、仿眞品的開發。他將民俗畫家王大觀先生描繪的北京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民俗生活畫卷“舊京環顧圖”,以長228 米高3 米動漫的形式,用“老北京動起來”的命題在國家會議中心常年展示。生活的閲歷也給偌賓藝術的天平上增添了砝碼,他的創作激情經歷多年的聚積,終于像拉開閘門的洪水,噴涌而出,奔騰不止。

    偌賓是一位以創作爲使命的畫家,作品都是題材不重複的創造,技法是任何畫家從未嘗試過的,他以不可替代的原創性、首創性的作品感動了觀衆,引起了讀者的共鳴和收藏家的靑睞。
     偌賓在當代畫壇上是一位特立獨行的藝術家。我們欣賞他的作品,就是在欣賞着一種現代的意識和思想,自強不息是他山水畫中要表現的永恆的主題。這樣一位有人格魅力和個性的畫家,他的作品懸挂在那里,我們在兩百米外就可以聞到他作品散發出來的個性的氣息。
     二十世紀法國野獸派畫家的領袖馬蒂斯講過,繪畫表現的是“藝術家內心的幻象”。讓我們在偌賓的繪畫面前和他交流吧,去體味他、品讀他、瞭解他的精神世界,在他那用特殊性格鑄就的水墨山水中,我們高揚起手臂來歡呼生命力量的綻放。

        作者:齊建秋 癸巳年仲夏日作于京南蘆夢園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