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谁也不能讓時光倒流

榮光友

官宜賢是個五官俊郞,眼神深邃,身材挺拔的帥哥。鄰居們説他與“那個人”年輕時一模一樣,可他卻説,“我只像我,完全不像‘那個人’。”
   “那個人”叫官鵬飛,二十多年前,爲了位子帽子抛棄了才貌雙全的原配張淑賢和兒子官宜賢,與一個相貌平平、丈夫因車禍遇難的高官女兒結爲夫妻。剛開始,他有時還來看看兒子,給點撫養費。可當他與高官女兒生下了兒子官宜達以後,他就再也不來看大兒子,也不給撫養費了。但是最近,斷絶來往二十多年的那個人,卻幾次三番前來套近乎,讓官宜賢特別反感。
   這天上午,俊郞威嚴,眼神深邃,穿着筆挺的深藍色西服的不速之客又來了官宜賢家。
“哦,來啦,沙發上坐。”官宜賢表情淡然説道。然後,泡了一杯茶,放在了藍西服面前的茶几上。
   官鵬飛滿臉微笑着打量官宜賢:29歲的博士,穿着白色T恤,白色休閑褲,白色網球鞋,乍看之下,好不英俊,好不瀟灑,頗有自己年輕時節的風採:“宜賢,我們好好聊聊吧!”
    白衣靑年不咸不淡説,“沒啥可聊的,你坐一會兒回去吧。”
    藍西服和藹可親地説道,“我可有話可聊嘛。你是知道的,省城市長空缺,機會難得。我與杜志強副市長是排名靠前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如果你能幫忙,我定能脫穎而出。”
   “幫你跑官要官,我拒絶。這個忙哦,找你岳父豈不正好。”
    藍西服威嚴從容:“我岳父離休多年,説話不管用嘛。我聽説,你能陞職省司法廳的處長,是省委書記歐陽達清的提攜。唯有找你幫我,最合適嘛!”
   “清者自清。我是憑着筆試和面試成績被公招爲處長的,絲毫沒有人情因素。再説了,歐陽書記最痛恨跑官要官;你跑官要官,只能適得其反,自毀前程!”
     藍西服根本不信,繼續説道,“我是你的父親,你應該幫我。如果我升任省城市長,官居副省,你不也能臉上有光嘛!”
    白衣靑年嘴角露出一抹冷諷的笑容:“我早就説過,我沒有父親。旣然你説你是父親,那我問問你,我讀小學、中學、大學時,你可曾給過我一元錢的書本費學費?可曾給過一元錢的生活費?在紡織厰倒閉後,我媽媽失業靠着擺地攤賣小商品賺取可憐的生活費,我到處撿拾廢品賣補貼家用時,你可曾幫助過我?我生病住醫院時,你可曾來關心過我?現在,你説你是我的父親,試問:普天之下哪里有這樣的便宜父親?”
    面對接二連三火氣旺盛的責問,歷經江湖的藍西服特別沉着冷靜:“我掙錢少,實在是拿不出錢給你,我工作多,實在抽不出時間來看你,你要體諒父親的難處呀!”
    “成天食不厭精,全身高檔服飾,你不差錢;游山玩水不缺時間。輪到我,就差錢差時間了,眞是奇怪的邏輯!那我再問問你:我在你們辦公樓大門外的垃圾箱里檢拾廢品,你認爲我有損你的光輝形象,多次命令保安將我驅趕。我在師大附校上初一時,你的寶貝兒子官宜達剛好來附校讀小學,因爲我與他相貌相似,你們擔心我將會給你家帶來負面影響,硬是將我的學籍轉到二中,害得我每天上學和放學都要多走三十多分鐘,白白浪費了我多少時間!試問,你的所作所爲,像是我的父親嗎?”
    面對義憤塡膺的控訴,能言善辯的官鵬飛竟然“卡殻”了,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陰沉着臉緩緩説道,“兒子呀,我是做大事的人,對於細微末節的犧牲捨棄,是不太在意的。如今,我官居省城副市長,誰能説我的犧牲捨棄不是特有意義的呢?”
    “竟然把抛妻棄子説成是特有意義的犧牲捨棄,指鹿爲馬水準特高啊!”
官鵬飛撇了撇嘴冷哼一聲,“別假唱高調嘛,你區區一個處長,不想拉關係,憑什么能和歐陽書記走得那么近乎呀?”
   “我是法學博士,是歐陽書記學習法律知識的敎員。請問,書記爲什么就不能向處長學習法律?”
   “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你苦苦追求歐陽書記的姪女,這可並非秘密呀!”
官宜賢義正辭嚴反駁:“靑年男女相親相愛天經地義,這無可非議!”
  “説的更比唱的好聽,你這不是想攀龍附鳳又是什么?”
“錯,錯的離譜!”説這話的是官宜賢的妻子歐陽玉潔。
    原來,官宜賢的母親張淑賢與歐陽玉潔從超市購物返回家時,正好遇見客廳里的“唇槍舌劍”,她們只好暫時站在屋外迴避。可是,當聽見剛纔的對話時,貌美溫柔的歐陽玉潔終于忍無可忍挺身而出了!
    “官副市長,我就是你説的那個姪女。本來我是不會揷嘴的,可是,事情旣然遷涉到了我,我就不得不説了!
    我是歐陽達清的女兒,我與哥哥歐陽文儒是龍鳳胎,我從小就過繼給了在政法大學當敎授的大伯。我與官宜賢是政法大學的同學。他品學皆優,勤工儉學。在大四時,爲了籌集資金購買手提電腦,他拼命打工,省吃儉用,每頓飯只吃兩個饅頭,有一天,因勞累飢餓昏倒在了敎室里。得知他的困境以後,我積極聯繫介紹他到我外公的跨國公司兼職,從事英文翻譯工作。他的專業知識和英語特棒,翻譯的資料受到專家好評,翻譯的國際法律專著被出版發行後 ,非常暢銷。因爲豐厚的兼職收入,他才能順利讀完大學、碩士和博士。他還用稿費幫助他媽媽創辦了超市,生意興隆,財源茂盛。我完全被他的堅忍不拔和才華橫溢給迷住了,我一直苦苦地追求了六年,終于花好月圓,最近,我們悄悄地辦理了結婚手續。官副市長,你所指責的攀龍附鳳之人只能是我,而不是官宜賢!”
    這時,張淑賢痛心疾首義憤塡膺地説話了:“官鵬飛呀,當年,你爲了仕途與我離婚,我理解你成全你。你對兒子不聞不問,不給撫養費,我想你有難處,也能原諒你。但是,今天兒子有出息了,你卻想要利用他爲你跑官要官。兒子堅持原則,你就怨他損他蹧踐他,你拍拍胸口想一想,虧不虧心哪!以前,我對你還有些好感,今天,我徹底覺醒、徹底後悔了,當年,我怎么就會愛上了你這樣自私自利的人呀?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了!”
   前妻的指責,兒子的憤怒和兒媳的勸解,尤如一盆盆涼水澆在了官鵬飛頭上,他似乎清醒明白了許多,但面對“歐陽書記的女兒、女婿”,又讓他異常激動有點失態:“啊呀,兒子,你是歐陽書記的女婿,怎么不早一點兒吿訴我呢,早點兒吿訴我,那該減少好多的誤會呀!”
   “沒有誤會。我還是我,是被你抛棄了的兒子。”
    “我絶對沒有抛棄你。如果我知道你有今天的風光,我是無論如何不會與你媽媽離婚的。”
   “沒有如果。誰也不能讓時光倒流,種苦瓜不能得甘蔗。離婚棄子就是離婚棄子,決不會因爲‘如果’就能有絲毫的改變!”
   “兒子,難道説你就不渴望父愛,不需要父親嗎?”
    官宜賢毅然決然説道:“我從小就非常渴望父愛,但是後來,我卻堅決拒絶父愛。因爲在我的心中,父愛就是殘酷,就是被窒息的感覺。官鵬飛,你説説,你眞的愛我嗎?還有,我能夠愛你嗎?!”
    “哎呀,兒子,你究竟要我怎樣做,才能夠與我重歸于好呀!”
    “如果你眞的要與我重歸于好,除非你改掉不擇手段謀取帽子位子等不良習氣,爲社會爲人民多幹實事好事,否則,免談!我還有法學譯著要潤色,你的訪問到此結束,慢走不送!”
    官宜賢的一番話,讓官鵬飛思緒奔涌五味雜陳:雖説是時光不會倒流,可是自己可以抓住未來時光,拔掉苦瓜,專種甘蔗,定然會贏得兒子的諒解,冰釋前嫌父慈子孝願景美妙,到那時再借歐陽親家東風,靑雲之路何愁不暢……
    事到如今,官鵬飛想要種植的究竟是甘蔗,或者是苦瓜,似乎是霧里看花,眞假難辨呀!
   的確,時光荏苒,不會倒流!

作者榮光友:中國四川省樂山市夾江縣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