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致俄亥俄哥倫布220聲援梁警官示威活動參與者的感謝信

大家元宵節快樂,
    我們完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大家辛苦了。
   從建立微信討論群到走上街頭,短短5天時間,我們通過手機動員了約600人,最終200人從四面八方走向同一個街口參加示威。2016年2月20日,因爲你我,會成爲哥倫布歷史上値得華人銘記的一天。
    大衛在此想對所有人説聲感謝。無論您是志願者,示威者還是組織者,無論您來自哥倫布,克利夫蘭,辛辛那提,還是其他地區,2月20日我們爲同一個目標,同一個人,走到了一起。我們就叫一家人!
    5天時間里,7位籌委會成員各執其能,多天通宵達旦地籌備。總司令奧斯卡是安保專家,曾在紐約的十萬人大遊行中做過安保總調度,JJY是社會學專家和談判高手,劉敎授談吐優雅以德服人,王大哥具有豐富地華人生存經驗,賈大哥是果敢有頭腦卻絶對嗅不到銅臭味的商人,J是學生力量的新生代表,最後加我個基本打醬油的總組織策劃。就這樣,我們7人把自己逼上了一條不歸路。
    我們在資源及其匱乏,時間無比緊張,任務十分艱巨的情况下,制定了一部以靜默示威爲模式,吶喊正義爲主題的梁警官聲援計劃。該計劃由原先我制定的從UV遊行至Ohio Union的方案演變而來。選擇靜默示威,目的就是爲了確保此次活動安全、可控、100%成功!
220成功的標誌是什么?我認爲成功的標識就是召集人們上街,靜默展示標語,不與任何人衝突,不被警察逮捕或驅離,不出現危險事件,按時結束。做到了這幾點,我們就成功了。成功簡單也不簡單。很顯然,大家不但做到了,而且完成地極其出色。警察對我們刮目相看,Wexner給我們提供場地開緑燈,司機給我們竪大拇指,路人對我們予以微笑。 短短三個小時,我們全程靜默,未造成任何突發狀况,出色地完成了制定的任務。大衛在此爲所有人點贊。
    結束的當天晩上,CBS 10TV在當晩11點的breaking news中獨家報道了本次遊行的現場情况:“哥倫布200人Easton附近爲正義挺梁遊行”。當看到俄亥俄中部地區最有影響力的電視台,爲本地區1%的華人不偏不倚地報道,當看到我們的同胞一個個挺直的腰桿和堅毅的臉龐,當那些大人們牽手下的兒童和手拿美國國旗的老嫗時,我不禁動容了。爲了這個警官的明天,爲了這個國家的未來,大家此時此刻付出地太多。
    從去年開始,我就嘗試讓自己每年去做一件自己不想做,但是應該做的事情。去年是在單位領導爲飢餓兒童捐款,今年是組織這次集會示威。事實證明這次上街的決定是正確的,得到了很多人的積極相應和支持。在此過程中,也認識了許許多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對我來説是一次難忘的經歷。
     2月20日上午,我8點50分來到了空蕩蕩的停車場,沒有想到後來這個停車場會被200人的車隊爆滿。原先我們以爲注冊的100人能來50個就可以很滿足,哪知道後來還多來了近100人。大家放棄了周末的休息,放棄了與家人的陪伴,放棄了公園里的陽光,卻只爲一位遠在紐約素未謀面的華裔警官——彼得梁,走上街頭。大家的奉獻和犧牲,就是爲了換取法官對彼得梁的一點點同情,以便在4月份給予合理的裁判。雖然我們人少,但依然可以有力地發生 。法官會無視我們嗎?
     集會前的那個晩上,很多志願者被召集到武館進行長達三個小時“強制培訓”,爲的就是在第二天的“大考”中發揮最佳狀態。當大家談到Peter Liang在執行危險的公務期間,因爲誤殺而要被判最多15年時,很多人都表現出無比的同情和難過。有位大姐説,“你們(指我們組織者)不要和我們説什么後續計劃,這讓我們聽到很難過。他還是個孩子。我這次遊行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救彼得梁,救人才是第一位的。”是啊,大姐説得好,談什么明天,今天就屬於彼得梁,有什么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呢?
    我們哥倫布的200人,只是全美10萬遊行大軍中很小的一部分。可是10萬人,如果按平均每人示威遊行三小時計算,那就是30萬小時(約34年)的休息時間。34年的free time換 15年的free time,2比1也値。俄亥俄州的華人,雖然只佔全州總人口的1% (亞裔佔2%)。但是,面對不公平和不正義的判決,即使事情不發生在自己身上,1%的華人依然會選擇站出來,而不再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區區200人的哥倫布草根階層,依然可以向世人表達我們的存在,我們的決心,我們的智慧,能力,魄力和勇氣。與injustice做鬥爭,無論爲誰,曾經、現在、還是將來,我們都將激情無限。無論1%還是0.1%,只要還剩最後一個人,我們都會爲另一個同伴走上街頭。
    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 路德 金曾經説過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今天發生在彼得梁身上的事情,如果我們坐視不管,今天的彼得梁就是明天的我們。 我們該做的是努力遏制不公的發生,而不是當不公發生後再矯枉過正地去彌補。當然,我們也要做得更好,我們可以做minority model,沒有什么不可以!
    有誰不想過安穩的日子,有誰願意陷入抗爭的泥潭,沒有,絶對沒有。 但是,爲了彼得梁,爲了我們自己,爲了我們的下一代,不抗爭沉默情况會更好嗎?不會,絶對不會。歷史已經反復説明,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我們不要做把頭埋在沙地里的鴕鳥,懦弱地逃避黑暗的恐懼。我們要做暴風雨中飛翔的海鷗,只有衝出雲霄才能看見湛藍的天空。

大衛
俄亥俄都柏林 21-Feb-16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