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唱着走進新年

韓國光

臘月里路上又多了幾許匆忙,有一天上午我經過一處巷口,一串深情歡快的歌聲牢牢地吸引了我。我掉轉車頭,將車子推到了鋪滿陽光的一排“三輪”旁,唱歌者——一位等活的中年男子,右手上下打着“拍子”仍在陶醉地大聲唱着。“多想擁有一個草原的家,喜歡那里的阿爸阿媽,還有奔馳着駿馬狂歡的感覺,就像走進古老的神話。……”我有興趣地問,師傅,你唱的是什么歌?“這歌就叫《草原的姑娘嫁我吧》,昨天我才學唱的。”他順手將播放機鍵又按到了歌的開頭位置,情不自禁的又跟唱了起來。
   多么優美的歌詞和歌聲,我掏出隨身帶的工作手冊抄起了夾在那的歌譜,並夸奬了他。這位師傅穿着一件半舊的厚夾克衫外套,內里線衣外穿着一褪了色的人造革“皮背心”。他的上牙不太整齊,左右兩邊不對稱的鑲着兩顆銀色的牙齒。他的左耳輪好像也有些“不對勁”,耳輪扭着而且緊貼着面頰。師傅的相貌並不是那種帥氣的男人,但看得出他的身體很強壯有力氣,唱歌時臉上盪漾的自然笑意更不是所有人都能相比的。
   師傅自我介紹姓彭,最近練歌是受西邊公園里的大媽大叔影響,他天天蹬着“三輪”路過時,一陣陣歌聲常常涌進耳畔。他沒有時間去那里享樂,自己便買了一台袖珍的播放機別在了褲腰間。等活時只要不妨礙附近樓上人家中午休息,就自娛自樂地練唱起來。近處十字路口往北有一家複印很便宜的打印店,他發現有心儀的歌就借來歌譜去複印。他還説自己嗓門好得意于小學時代練過“幾天”,當時語文、數學課時常考得不好,可音樂課他在班里表現是最棒的。經常有機會聽從音樂老師的“命令”:“去,你兩個去抬風琴。”他和同桌在許多羨慕的眼光中便抬來了風琴,有時他腳有意踩一下風琴踏板,老師和同學看着全笑了……他接着感嘆了一聲説這日子過得“好快呀”,現在自己都有白髮了。
   1957年出生的老彭,原先他和妻子在一家豆汁厰工作。夫妻雙雙下崗後,兩人給人打工多年,如今妻子已拿到了退休金又去了一家澡堂幫人賣澡票,女兒高中畢業後也在超市里找到了工作。我算了一下他家的經濟收入,説“不錯了,每月也弄四五千塊錢了”。他説錢算算是不少了,可至今還沒有一處屬於自己的房子,他租的簡易房就在我抄表服務的老小區里。老彭説“也快了”再熬幾年時間,就有能力去買一家人都喜歡的樓房了。他説這蹬“三輪”幫人運貨的活也是個旣費力又要付負責的苦差,有時夏天幫人搬家,背着傢具、冰箱等重物連續要爬上好幾層樓,汗水直淌身體再累東西也不能碰壞一點。冬天風雪正緊,只要有店家電話打來,他就高興了,“送貨去了,又四大箱子貨”,其他等活的人笑着就説了“有自己搬不動的貨也招呼我們一聲”。老彭常常接了活,哼唱着新近才學的歌,蹬着“三輪”就鑽進了雪幕。
   “多想擁有一個草原的家,喜歡那里的阿爸阿媽……”,我像見到了老友一般吿辭了容易交往的老彭,他的歌聲依然在回蕩。新年就要到了,我願更多的人,忘卻平日的勞苦,唱着走進新年!

作者韓國光:作者安徽作協會員 中國散文學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