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盼過年(散文)

歐正中

“紅蘿蔔,蜜樣甜,盼着盼着快過年。娃娃想吃肉,老漢(爸)沒有錢。”年邁的母親又哼起了那首童謡。我知道,春節又臨近了。
   記憶中,地處大巴山腹地的老家,每逢春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嘴里都會哼唱着這樣的童謡。讓貧寒的生活在歌聲中增添了幾份過年的喜慶。
   這些年來,過年的激動心情隨着日漸富裕的生活悄然淡去。然而,每到春節,母親總會哼唱這首童謡,把我童年企盼過年的心情從記憶深處勾起。那些美好往事,像珍珠般一一閃現。
   那時,我們兄妹很多,家境貧寒。唯有過年,才能讓一年的苦難生活增添一絲幸福色彩。因爲,似乎也只有這時候,才能吃上肉和白米飯。如果幸運,還能添上一件蔴布新衣服。實在不行,能從哥哥那里撿一件穿不得的半新衣服,也足可以快樂大半年。
   臨近改革開放前的一個初春,我家被吿知,欠銀行貸款200多元。儘管我們還小,但對於只見過分分錢的我們,仍然知道,這在我們這樣貧窮的家庭,無異于天文數字。後來聽母親説,這是常年在煤窰上班的父親,由於沒有掙着錢,家里急需錢時,他便偷偷地去銀行貸款。母親沒有過多抱怨。她立即和尙未成年的大哥商量怎樣才能還上這筆錢。很快,母親便讓初中剛畢業的大哥加入了生産隊的勞動大軍。讓父親弄回來一頭小牛犢,放牛的事便交給二哥了。不久,母親又想辦法買回來兩只小豬仔,我的主要事情是割豬草。
   我放學回家後悠閑的日子就這樣早早結束了。每當大隊敲鑼打鼓,到我們小學斗地主時,老師就宣佈散學了。同學們圍在操場周邊看熱鬧,我看見地主被五花大綁押到台上時,便拿着書獨自往家趕去。我必須回去割草,不然,我家的小豬就會餓肚子了。爲了割豬草,我經常上課遲到。有時,中午割豬草太晩,回家顧不上吃午飯,又急匆匆朝學校跑去。
    那段時間,我最高興的事是,下午最後一節課老師説,誰先把作業做完做好,誰便可以提前回家。因爲我總是能第一個做完,交給老師檢查後,我便拿着書高興地朝家跑去,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説。總之,我能有更多時間去割豬草,這樣,我家的小豬才能吃飽。
    就這樣,忙碌了一年。看着兩頭小豬長成大豬,先後出欄了。儘管錢都用來還貸款了,可心里的喜悅卻久久揮之不去。
    轉眼到了過年。看着院子里家家戶戶都在殺年豬,我家的豬圈里卻只剩一頭六七斤的架子豬,一家人又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連那首過年的童謡,我們也沒心情再唱了。
    臨近春節的前幾天,母親説,大家辛苦了一年,過年怎么也得有肉吃啊。最後,母親一狠心,找人把那頭小豬給殺了。不知爲什么,我們的心里似乎沒有過多的傷感。母親安慰説,你們快長大了,只要大家繼續努力,明年過年保準能殺一頭大肥豬。我們在平淡的喜悅中,對未來又多了一份憧憬。
    “紅蘿蔔,蜜樣甜,盼着盼着快過年……”,母親又在哼唱那首我們兒時愛唱的童謡。我的思緒被歌聲拉回到眼前。
    母親唱完歌謡,笑嘻嘻地對孫兒説:過去就盼過年,現在可好了。只要想過年,天天都可以。
   如今過年,母親蒼老的臉上早已沒有了往日的愁苦,有的只是對美好生活的滿足和無限憧憬。

作者歐正中:四川省大竹縣中學高級敎師。目前已在國內外40多家報刋雜誌發表100多篇文章。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