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過了年想跳槽

楊進峰

    春節快倒了,全海給公司老闆王浩打過招呼,説要回家鄉過年。王浩説:“過幾天發了年終奬再回,過完年回公司,別跳槽,雖然工資低,但有保障,以後效益好了,給大家漲。”
    其實全海早有跳槽的想法,因爲一起出來的同鄉,就是出苦力打零工,也掙的比他多。全海暫時沒跳槽是覺得自己是大學畢業,不能像沒上過學的農民工那樣干些粗笨的苦力掙錢,至少,得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和穩定的收入。再之,這家公司春節前,會給員工發一筆豐厚的年終奬,全海打算領到年終奬就辭職,然後找一家待遇好的公司。
    近來,王浩經常喝酒,清晨上班,都能聞到他身上的酒味,這令全海很討厭,暗自詛咒他:“自己花天酒地,給員工工資那么低,年終奬遲遲不發,這樣的公司早該倒閉。”
    全海知道,過了春節,好多公司會出現用工荒,他想趁節前,找一家待遇好的公司,節後就直接上班。於是,全海抽空去了好多公司,當他遞交簡歷後,主管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説:“我們只招硏究生以上學歷”便將他打發走。
    好不容易有一家小公司答應用他,卻説:“我們只缺一名庫房裝卸工。”許多飯店和酒店貼着招工信息,但招收的只是端盤子洗碗干粗活的,且工資很低。
     説實話,全海不想干沒有技術含量的粗活,覺得那會對不起自己的大學文憑。全海從報紙上看到一家大酒店高薪招聘人事部經理,喜出戶外地連忙遞上簡歷。酒店經理對全海的簡歷卻並不感興趣,只是問:“你有客戶資源嗎?能保證年內給酒店帶來多少客戶和經濟效益?”
     全海失望地走出經理房門,看到王浩畢恭畢敬地帶着幾名男子迎面走來。全海不想讓王浩看到自己,順手推開一個雅間躱了進去。
    剛進雅間就聽到服務員説:“先生,你們請進502。”全海心中一驚:“壞了,自己躱進的正是502。”全海連忙又躱進雅間內的衛生間。
`    用餐中,全海聽到老闆向幾名男子央求説,這筆賀款錢再不到賬,公司難以維係。又聽一男子説:“今天用餐,提錢庸俗,提錢者,罰酒三杯,先把三杯罰酒喝了。”王浩説:“該罰,該罰,我喝,但我把罰酒喝了,大家還是考慮考慮我的貨款。”説到此,又有人説:“王老闆又提錢,再罰三杯。”兩個多小時過後,全海聽得出來,王浩已醉了,可這幫人説:“王老闆,現在,你每喝三杯酒,就給你貨款的百分之十,如果喝三十杯,貨款明天全部到賬。”王浩説:“我喝,我喝。”
    王浩的一言一行被全海看得清清楚楚,此時,全海同情和可憐起王浩了。一杯杯酒被這些客戶灌進王浩的肚里,王浩卻始終溫順得像個待宰的羔羊,沒有任何怨言。
    王浩喝完三十杯酒,有人説:“酒場上的話,全是醉話,不可太當眞,關鍵要看王老闆酒後的表現。”最後,大家酒已盡興離開了,全海這才從衛生間出來,卻發現,王浩醉倒在餐桌下。全海連忙扶起王浩,王浩説着醉話:“沒白喝,沒白喝,貨款到了,明天發年終奬……年終奬……”
    全海落淚了,他想,春節過後,還是來王浩的公司上班,因爲再小的公司,都能爲自己遮風擋雨,雖然掙的不是很多,但至少有保障,他應該珍惜這份工作。

作者楊進峰:寧夏銀川市銀川日報社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