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古人吟詩過春節

張浩洪

一年一度的春節到了。每逢這時,國人都是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過這個流行了幾千年的盛大節日。到了這天,家家戶戶都是張燈結綵、喜氣洋洋、擺上盛宴,一家團聚,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可是,縱觀歷史上的許多古人,在春節到來之時,卻是吟詩作賦,抒發自己在這個時期的情感,以此方式,旣過了一個獨特的新年,又給後人留下了不勝贊嘆的不朽之作。
    唐代詩人高適,在天寶九年(750)臘月到北方幽州公幹,除夕這天,住宿在一家客店。夜間,聽着窗外熱熱鬧鬧的放鞭炮聲,想到自己孤身一人,不僅滿腹惆悵,隨之,吟咏出四句七絶詩作:“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悽然。故鄉今夜思千里,霜鬢明朝又一年”。此時的詩人,已經48歲,在這遠隔家鄉千里之外的住宿地,孑然一身,獨對光影搖曳的寒燈,思鄉之情油然而生。“每逢佳節倍思親”,過年這天,本是歡天喜地的團聚之日,但家中獨缺他自己,父母妻小必然思想于他,不管這個年過得怎樣,總是心存遺憾。高適在這里用了“獨不眠”、“ 轉悽然”、“ 思千里”九個字,概括而貼切地寫出了當時的惆悵之情。最有代表意義的是最後一句,“霜鬢明朝又一年”。自己兩鬢染霜的斑斑白頭,過了除夕之夜,到了明天大年初一,又長了一歲,這是多么不可轉移的殘酷事實啊!通過這首《除夜作》的詩,也窺測出詩人的內心感情,是多么的豐富;對日漸衰老的年齡,是多么的無奈,對已經逝去的靑春年華,是何等的留戀。“無可奈何花落去”,時如流水,歲月無情,不論你是多么的高貴和低下,不論你是多么的富有與貧窮,在對待人的衰老方面,時間老人總是那么的公平和合理,任何人都沒有必要感到惆悵與失落。在這一點上,詩人發此感嘅之愁,俱是多餘之作。
    當然,在過年發此感嘅的並非僅僅高適一人,晩他100多年的唐僖宗光啓四年(888)進士崔塗,在他晩年客居四川巴山的一個除夕之夜,也吟咏出一首《除夜有感》:“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春。漸與骨肉遠,轉于僮僕親。那堪正漂泊,明日歲華新”。在遙遠的蜀地,住宿在險境叢生的山川,借着孤燈閃閃的亮光,遠望滿山的積雪,想着這一年一度的除夕,家鄉親人過着歡快的新年,而自己“獨居異鄉爲異客”,與書童僕人爲伴,心中倍感孤寂與凄涼。過了今夜,明天又是新的一年,時間如此之快,怎不令人更加感嘅萬千?詩人運用素描的手法,前三句的“三巴路”、“ 羈危萬里、“亂山殘雪”寫了遠離家鄉的眼前之景,第四、五、六句則明晰地寫出了不在親人身旁,與童僕在外度過一個冷落的年節。使人似乎看到,深山的客店冷漠孤寂,一主一奴守着孤燈,伴隨着窗外的積雪,與那些在窗明幾凈、深宅大院、親人簇集、歡聲笑語的吃着年夜飯,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尤以後兩句,“那堪正漂泊,明日歲華新”,在自己漂泊在外之中,過了夜半五更,就是另一個新的一年開始了。詩人眞不愧爲文學高手,他利用文字不多的篇幅,短短八句短詩40個字,全面概括了當時的場景,讀來不啻一篇寫景寫情的抒情散文,將固定不動的野外場景,與靈活的人物心理活動有機結合,一起來寫,讓人們直觀的看到一個漂泊在外的遠方游子,在過年時,多么的思鄉和想念親人。所有這些,令我們這些後人,不得不加以贊賞和欽佩。
    對於古人如何度過在我國流行已久的“年”,除了上述的這些格調凄涼的詩作以外,更多的是以明快透徹的寫作方法,吟咏出描繪除夕與春節歡樂氣氛的上乘之作。這方面,恐怕首推北宋年間,享有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大文學家王安石了。他那首人們耳熟能詳的《元日》七絶詩,“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已成千百年來,每到過年春節,人們都必得吟咏的古詩了。
    詩人所寫的題目叫做“元日”,其實就是對現在春節的所指。把過年稱作元旦,雖然在我國已經沿用了幾千年,但是,到了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爲了與世界通用,國家把公曆年的首日作爲了“元旦”,而舊曆年(也成農曆年)的首日則成爲“春節”了。在北宋時,還沒有公曆、農曆之分,大詩人的所寫“元日”,也就能夠理解是過年了。在這首詩里,詩人開宗明義的寫出了過年的氣氛與標誌,“爆竹聲中一歲除”,到了過年,燃放鞭炮,是延續了古代的一種習俗,尤其到了除夕夜間,是燃放爆竹的高潮之時,家家戶戶,不論多少,都得放上一些,用一烘托過年的氣氛。除夕夜後,就等於送走了舊的一年,迎來新的一歲。短短七個字,就把新舊兩個年的啣接,淋灕盡致的寫了出來。第二句“春風送暖入屠蘇”,指出喝了過年的“屠蘇”酒,就預示着已經到了春天。雖然我國南北方氣候差別很大,春節時,南方已露緑色,北方仍是冰封雪野,但從節氣上,也已到了或者將到立春節氣,所以這句的運用也是非常的貼切。後面第三句,“千門萬戶曈曈日”,直觀的寫出家家戶戶到了大年初一,就迎來了一個陽光明媚,氣象萬千的時日。到了第四句“總把新桃換舊符”, 一“新”、一“舊”,與第一句的“歲除”遙相呼應,作了辭舊迎新的重度描繪,絲毫顯不出語句的重複和纍贅,這旣是大文學家的神來之筆,又彰顯出深厚的文學素養與功底。當然,後面一句,也顯示出他這個政治改革家,給當朝政治生活帶來的新的局面。
    除此之外,還有南宋詩人陸游的詩作《除夜雪》,“北風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敎及歲除。半盞屠蘇猶未舉,燈前小草寫桃符”。詩人雖然也是寫除夕夜人們歡慶的場面,但他卻不同于王安石直抒心意,而是以景寫實,以實襯景,更是棋高一着。“北風吹雪四更初”,由此可以想見,除夕夜到四更天,也就是夜間一至三點之時,北風呼號,降下紛紛揚揚的一場大雪;“嘉瑞”,一場好雪;“天敎,”意即天賜;“歲除”,所指的就是除夕夜。常言説,“瑞雪兆豐年”,雪能緩解旱情,雪能滋潤土地,在新年伊始之際,降下一場大雪,預兆着來年的豐收,難怪詩人發出這樣的贊嘆之聲。在贊嘆之餘,他興緻而起,“半盞屠蘇猶未舉”,望着還沒有飲用的半杯屠蘇酒,“燈前小草寫桃符”,揮筆潑墨,運用草書體趕寫着迎春的桃符。由此可知,陸游這個愛國詩人,憂國憂民的思想可見一斑。

作者張浩洪:河北省灤南縣政府地方誌辦公室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