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母愛如粥

朱旭

    我是喝粥長大的,對粥有着深厚的感情,自然就會想起爲我們做粥的母親。一年一度的臘八節又悄悄地來到我們的身邊,這時我腦海里過電影般浮現出過去母親做臘八粥的情景。
   臘八這天,天還沒有放亮,母親就起床了。這時的我,正睡得迷迷糊糊,隱約看見母親點着煤油燈,穿好衣服,拿着簸箕來到缸前,揭開蓋子,把瓢子揷進缸里,把穀子挖出來,放進簸箕里。
   母親挾着放有穀子的簸箕,拎着笤帚,帶好門向外走去,接着我聽到了一陣犬吠聲。
    我仿彿看見母親碾軋谷粒的情形:母親把穀子倒在碾盤上,用笤帚攤匀,抱着碾棍推起來,碾磙子骨碌碌地滾動着。她轉了一圈又一圈,經過反復碾軋,谷糠從谷粒上脫離出來。母親把碾軋好的穀子掃成堆,捧進簸箕里。她端着簸箕顛簸着,揚去糠秕等雜物,揚凈的穀子就變成了金燦燦的小米。
    母親回來了。我已經醒了,看見她臉上挂滿了晶瑩的汗水,頭上和衣服上蒙着一層糠塵,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看到這里,我鼻子頓時一酸。她從繩上扯下一條毛巾,把全身抽打一番,接着簡單地洗梳洗梳。
    母親把小米、豇豆、大棗等淘洗得干乾凈凈,下進鍋里,添上水,然後生火熬粥。做臘八粥母親很會掌握火候,這樣做出來才會更有味道。她先用快火,等熬到一定程度再用文火,等把鍋里的水快熬干後就把柴禾從竈里撤出來,再燜上十幾分鐘,臘八粥就做成了。鍋里飄出香噴噴的氣味,引得我們垂涎欲滴。
    臘八粥端上桌,全家圍坐桌旁,津津有味地吃着,顯得其樂融融。這粥香香的,甜甜的,實在太好吃了。我大口大口地扒着,不一會了,就把小肚撑得圓圓的。當時那大快朶頤、酣暢淋灕的模樣,我至今記憶猶新。
    在飯桌上,母親也不忘敎育我們。她説:“做人就像做這臘八粥一樣:要想吃上好粥,就必須付出艱辛的勞動,還得掌握好方法和技巧,學習也是如此;你們看這大棗就像一顆顆紅紅的心,吃起來甜甜的,你們要像這大棗一樣多奉獻愛心,爲社會多做貢獻;再看這臘八粥,黏黏的,抱成一團,顯得非常團結。只要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團團結結,就會戰勝眼前的困難,度過難關,嘗到甜頭。”母親説的這番話至今還深深地烙在我的腦海里。
   母親離開我們已十多年了,以後每年過臘八節我也吃臘八粥,但總覺得沒有母親做的好吃,這主要是因爲她做的臘八粥里,包含着母親的慈愛、關懷和濃濃的親情,充滿母愛的味道吧。母親做的臘八粥,它的香味還留在我的唇邊,在心里顯得熱氣騰騰,永遠溫暖着我。母愛如粥,品出眞情!

作者朱旭:山東省靑年作家協會會員,在幾十家中外報刋發表了二百多篇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