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臘月初八臘八粥

張浩洪

臘月初八,國人都有吃臘八粥的習俗。“八粥”之意,就是用八種糧食摻在一起做成的粥,吃了它以後,一是意味着年已切近,二是慶祝一年的收成。年輕時,每到這天,我都能吃上母親做的臘八粥,熱氣騰騰,香甜可口,其滋味至今難忘。
   那還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期,我正在生産隊里勞動。一天早上收工回家,就見滿頭花發的母親,正在竈前翻攪粥鍋。我近前一看,只見鍋里的粥,五顔六色,又黏又稠,滾開的泡沫咕嘟作響,一股香噴噴味道撲鼻而來。等到問完母親,這才想起來,今天是臘八節,母親做的是臘八粥。時間不大,粥就煮熟,母親一勺一勺的掏在一個瓦盆里,端在炕桌跟前,一家人就圍在一起,歡天喜地的吃起來。我剛從冰凍三尺的河套里打黑土回來,身上的寒氣還未散盡,又兼早已飢腸轆轆,從母親手里接過盛滿粥的飯碗,三下五除二地喝進肚中。
   由於熱熱乎乎的臘八粥發揮了作用,吃了幾碗後,我的渾身上下已有了暖意,肚子里腸胃也停止了呼喚。直到此時,我方注意觀察了一下八寶粥。按照記載,歷史上的八寶粥種類繁多,我們北方多是用大米、黑米、糯米、紅小豆、黑豆、花生、干棗、栗子仁等,摻在一起煮熟,在輔以糖類,就成了非常好吃的,又甜又香又黏的八寶粥。可是,當時,正處於國民經濟困難時期,由於從生産隊里分來的糧食不多,母親從平時開始,就注意積攢一些五穀雜糧,以備到了臘月初八給我們做頓臘八粥吃。放在我們眼前的這盆粥,高粱米居多,再有的就是些許大米、小米、黃米、紅小豆、黑豆粒、白薯、南瓜,那些甜味是放了半包糖精。因爲煮的時間較長,白薯、南瓜又都是易爛之物,所以這盆粥黏稠有度,相得益彰。用勺子一攪,熱氣蒸騰,香飄屋內。且色澤俱全,黑、白、紅、黃、緑樣樣都有,吃進口中後,米類氣味芬芳,豆類沁人肺腑,薯菜口有餘香。這儘管是些普通之物,可巧手的母親做出來,實在別有一番滋味。此事雖然過去半個世紀,至今想起來,還是難以忘懷、
   隨着時代的變遷,經濟的發展,現在所吃的臘八粥,從種類上到質量上,絶對比我年輕時吃的要強多了。每年的臘月初八之前,只要隨便進到某個超市,尋覓一下,就會看到做臘八粥的糧食、南北乾果應有盡有,特別齊全。可以想象得出,這種臘八粥做出來,更能激發人的食慾。但是,這種粥再好,再好吃,如果再尋找當年吃食母親所做的臘八粥,恐怕永遠沒有了。這倒不是留戀當時的艱苦歲月,也不是割捨不下那盆極爲普通的臘八粥,而是當年母親給我們做粥的那種情感,一家人圍坐一起吃粥的氣氛,始終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作者張浩洪:河北省灤南縣政府地方誌辦公室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