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母親的“年菜”

魏益君

進入臘月,鄉下的老母親就支起鍋竈,歡天喜地忙着炸年菜了。
     年菜在我們北方農村又稱酥菜。説起年菜,我有着特別的記憶。記憶中,每到臘月二十八、九,農村都有炸年菜忙年的習慣。年菜就是將購得的藕、土豆、豆腐、豬肉等切成片,裹上麵餬在油鍋中文火慢炸,直至炸得外黃里嫩,酥軟可口,方纔出鍋,那種香噴噴的味道足以香滿半條衚衕。
     兒時的記憶里,炸年菜這一天,母親要大門緊閉,我們小孩子也不許出門,問母親這是爲什么,母親説老輩人就是這么興的,攔住福氣。父母把炸好的第一鍋酥菜,先敬天地,然後再分給我們小孩吃,那時每家都有四五個孩子,我們一人一塊就沒瞭,然後就眼巴巴的看着母親將炸得冒着香氣的年菜放進籮筐里,再不讓我們吃一塊。因爲年菜是過年待客用的主菜,除大年三十晩上全家飽吃一頓外,就是留着春節後待客了,這要一直留用到正月十五。記得那時嘴太饞,夥同弟弟將挂在房樑上的年菜天天偷了吃,害的過年待客時,母親抓了瞎,被父親好一頓打。母親就發誓,説以後日子好了,天天給我們炸年菜吃。
     後來,日子果眞好了,再到忙年炸年菜時,母親就不再大門緊閉,也讓孩子們吃個夠了。不僅如此,來家玩的小夥伴,誰來都送上一塊。再後來,農村辦年貨購置的鷄鴨魚肉都吃不完,許多人家就不再炸年菜。而母親卻一直保持着過年炸年菜的習慣,從沒有間斷,且變着花樣地炸,除了炸那些蔬菜,還炸海鮮、肉類等一些稀罕物,這樣,大人愛吃,小孩子更愛吃。母親總説,不炸年菜好像就不是忙年,不是過年。
    説也奇怪,這么多年了,年年吃,我也沒有吃夠母親做的炸年菜,而且百吃不厭。更欣喜的是,我女兒也特愛吃炸年菜,大學還沒放寒假呢,就給奶奶甜言蜜語地打來電話,嚷嚷着吃炸年菜。於是,一進臘月,母親就支好鍋竈,開始備料,就等孫女回來,讓我們一飽口福。也眞是,每回女兒回來吃着母親做的炸年菜,就一個勁地叫好吃,還不離左右地圍着母親口甜地“奶奶、奶奶”一個勁地叫着,叫得母親心花怒放,臉上洋溢着幸福和甜蜜。

作者魏益君: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怡馨苑小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