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猴年猴想

柳鳳春

前幾天,單位搞總結,想到日子就像桌上的檯曆一樣沒幾頁了,對2015年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時,2016年的就要來到了,倒底是猴年,連“年”都有點“猴”急了。同事打趣説猴年馬月快到了,倒是提醒了我這個屬猴的人,一年360多天,因爲有節讓人們深感轉眼就是一年,即使12個360多天的“一循”,循環起來,像似公孫大娘舞的劍一樣,快得嚇人!
    説起本命年,身邊不少人熱衷于過本命年,一到本命年,活得分外精神,男人還有穿大紅色衣服的習慣,説是穿紅吉利。冬至那天愛人也給我買件了一件紅毛衣的福利,讓我站在羊猴交替之際,倍感溫馨又頓生感嘅,一輩子還能有幾個本命年好過呢?歷數過去的幾個猴年:第一個,哭着來到這個世界上。過第二個猴年時12周歲,大概正在本村讀小學。第三個猴年時24周歲,18歲就當兵入伍的我已經軍校畢業,在西北邊陲爲祖國母親站崗。在第三年本命年里,我從千里之外回到老家後,遇到了愛人,四歲多的兒子估計現在不但能到小區醬油,正是因爲頑皮淘氣背“七歲八歲萬人嫌,九歲還得嫌半年”的口語,自己歡天樂地生活,可回顧我緊張且有規律的生活像是原地踏步,像磨道上的驢一樣機械地轉圈圈。其實,猴年並沒有什么特殊的含義,不過是老祖先給我們留下的一個習俗罷了,但12年輪回對一個人來説,卻是十分重要的,人這一生能有幾個12年?在這N個12年里,人總是在整天的忙碌與盼望中一天天度過,在盼望之中,忍受着失敗的痛苦,享受着成功的喜悅,演繹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時光是怎么流逝的,其實誰也説不清楚,幸虧時光對每個人都是絶對平等的,否則,我肯定會懷疑上帝分給我的時光少斤缺兩。其實我也明白,時光過得快,是一個方面,因爲它從不停止前進的腳步,如果你不是相望像中的你,那是自己在時光中偷工減料了,不僅沒印下輝煌的足迹,甚至連個坎坷的腳印也沒有留下,像用竹籃打水,無論在水中停留多久,提起來籃子總是空的。這也就是我在過本命年前感嘅的個中原因吧。
    時間是個惡魔,年更不是個好東西!可不論人們么厭惡它,都擺脫不出它的魔掌。“人過三十天過午,人到四十半截土”,過了第五個本命年時,不知道我會不會更的耳聰目明,輕快敏捷;我會不會,比原來變得更加善良孝順,因爲我的父母一直走在我的前頭,我所能做的一切,總是跟着他們的腳跟,步入他們的後塵。如水流年,歲月如詩。生活像潑出去的水樣,沒有回程票,我一直很欣賞這樣一段話:“即便是黃昏的最後一縷殘陽也要發出奇燦無比的光芒,那是不甘心隕落與沉淪的最後一次拼搏,也是對生命至高積極熱愛的一種追求,它毫不在意于自己終究要被靑山遮擋,也許這就是大自然要吿訴給人人們的生命的眞諦!” 
   “大道無言,小道喋喋不休”,總之,時光是把殺豬刀,還是讓我們品味小學生那句包含濃濃愛意的“我媽很漂亮,時光你別傷害她”話吧,激勵自己不鬆勁、不懈怠。

作者柳鳳春:山東省聊城市武警支隊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