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有些事, 溫暖而美妙

李同領

有些事,隔了多年,想起來,溫暖而美妙。
     小時候,家窮,種了幾畝西瓜,爲了防盜,父親在田里搭了一個瓜棚,簡易的,上下兩層,站在上面,整個瓜田一覽無餘。夜半時分,當村莊皆已入睡,父親叫上我,步行一里多地,去瓜棚里睡覺。
     從家到田,要經過一片樹林,樹林里有許多亂墳崗,穿過亂墳崗,是一座石橋,再走幾步,就是瓜田。一路上,父親沉默不語,只是緊緊摸着我的頭。那時的夜,眞靜,偶爾有一兩聲蛙鳴,從田里傳來,呱呱,呱呱。月亮特別大,也特別亮,那種亮,如畫,刻在心底。
有一晩,已進入夢鄉,恍惚間,聽到父親和一個人説話,那個人,我不認識,好像是父親往年的摯友,多年不見,從遠方趕來。午夜中,兩人説話聲很輕,像蟲鳴竊竊私語。接着,聽到“咔擦”一聲,像是打開瓜的聲音,後來那個人似乎還説了句:老哥,你這瓜眞甜。
     有年冬天,大雪,頂着風往家趕,正巧遇上一位好友,好友乃性情中人,見我興奮地説,相請不如偶遇,走,尅一杯去。
     於是,又約了一位好友,三人進了一家酒店。酒店不大,沒甚好吃的,門前也是冷落不堪,一盤花生米和一碟土豆絲上桌,好友見不過癮,猛地一拍手,説,等一下,我買個西瓜去。
     半小時後,好友捧來一個西瓜。一番淋灕過後,好友又提議,喝什么酒呢,他瞟了瞟眼,説,今天不喝酒,改喝紅牛兌二鍋頭,聽人説,那東西壯陽。酒上桌,大家都覺得陽氣不足,越喝越有興緻,也不知喝了多久,臨近黃昏時分,才各自散去。
     去公園散步,在湖邊,望見兩個小孩蹲在那兒,不知干什么,湊近一看,原來是給一只受傷的小鳥喂食,那只小鳥,翅膀上纏着手帕,鮮紅的血漬依稀可見。穿着一身緑衣的小女孩,束成的馬尾長髮垂落一邊,遮擋了半張臉,她似乎顧不得將頭髮甩到腦後,一心專注着小鳥。
    她一只手將小鳥托在胸前,另一只手輕輕愛撫羽毛,那動作極其舒緩,滿是輕柔與疼愛。一旁的小男孩平攤着兩只小手,手里是黃橙橙的小米和一小瓶蓋清水,臉上溢滿了笑,小嘴不停地説,吃吧,吃吧,吃啊。
    小鳥大概是餓壞了,忘記了周圍還有人在,急切地去啄手心的米粒,又不時把頭伸向瓶蓋,美美地喝上一口。彼時,我像那只受傷的小鳥,木然地看着,心想,這多像一幅畫。
     鄉下,房前屋後,塘邊河旁,多種植些楊樹,楊樹葉大,呈橢圓形,落地時會發出一聲輕響。有一年深秋,我帶着兒子到樹下撿落葉,做書籤。忽然,聽到一陣嘩啦啦的聲響,轉身一看,無邊落木蕭蕭而下,鋪天蓋地,如紙片悠然飄落,我和兒子驚獃了。
    欲撿樹葉時,兒子把我叫住,“爸爸,爸爸,你説我們踩着這些落葉,它們會不會感到疼啊?”我仔細看了看,滿地金黃的樹葉,像一群匍匐的精靈,又像一群疲倦的蝴蝶,不禁愧疚,我忽略了善意和美,也忽略了孩子的一顆心。

作者李同領:安徽省淮北市敎育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