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爺爺的“小棉襖”

朱旭

    不管身邊有沒有外人,母親總喊我爺爺爲“爺”(方言,父親之意)。一般説來,在我們這里兒媳稱呼自己的公公爲“孩子的爺爺”,大都不直接叫“爺”。不知情的外人見母親這樣親熱地喊着,還以爲母親是爺爺的親閨女呢!
    天還沒有大亮,母親就起床了,先把天井打掃乾凈,然後生火做飯。把水燒開後,母親把一枚鷄蛋磕到碗里,用筷子攪匀,倒上開水,冲成蛋花,端到爺爺的床前,讓爺爺趁熱喝下。在那物質比較匱乏的年代,在農村鷄蛋算是最好的營養品了,在當時我們這些孩子是不敢奢望的。
    爺爺的性格比較暴躁,時常向母親發個無名火。母親從不反駁,只有默默地忍受。爺爺一直跟我們生活,我從沒發現母親跟爺爺紅過臉。爺爺對母親發脾氣,鄰居有時都看不慣了,就對母親説:“現在是新社會,兒媳不向公公找茬就不錯了。如果大叔再向你發火,你就跟他理論理論。”母親道:“生就的骨頭長就的肉,爺就是那脾性,不容易改的。爺向俺發幾句牢騷,心中的鬱悶情緒就可能排解出來,對他的健康有利。再説,他説上幾句,對我俺不少什么。”聽到這里,鄰居對母親的大度竪起了大拇指。
    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爺爺整天穿着母親給洗得一塵不染的衣服,逛逛東,遛遛西,小曲不離口,心里就像吃了蜜似的,見了別人,直夸母親的好。一次,爺爺正在大街上散步,一位大叔對爺爺説:“大爺,看你穿得整整齊齊、板板正正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一位退休工人,吃幾百塊的呢。”爺爺接過話茬説:“這全都是你大嫂的功勞,如果沒有她精心的照料,哪能有我幸福的今天?人家都説閨女是父母的小棉襖,俺看你大嫂比閨女還好,可説是俺的小棉襖。”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正當爺爺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候,一場災難向他襲來。爺爺得了偏癱,吃喝拉撒全在床上。這可苦了母親,照顧爺爺的重擔幾乎全壓在她身上,可她沒有一句怨言。一日三餐,母親要把做好的飯菜端到爺爺的床前,一匙一匙地喂到他嘴里;母親要接屎端尿,經常給爺爺擦澡,那種難聞的氣味就可想而知;母親要給爺爺洗帶着屎尿的衣服和床單,用蒲扇驅趕爺爺身邊的蚊蠅;母親要經常給爺爺翻身,爺爺躺在床上八年多,身上連個褥瘡都沒生,這不能不説是一個奇迹。
   臨終前,爺爺拉着母親的手,有氣無力地説:“眞是讓你受累了,謝謝你!如果有來生,俺還要讓你做我的兒媳,到時候俺要好好報達你。”爺爺面帶着幸福的微笑閉上了雙眼。
一位大娘曾對我説:“你娘眞是太好了,你爺爺眞是太有福了,就是親閨女也不見得伺候得這么好。你娘簡直就是上蒼賜給你爺爺的一個閨女。”

作者朱旭:山東省靑年作家協會會員,費縣作家協會理事,至今在幾十家中外報刋發表了二百多篇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