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尋找那片向日葵

張燕峰

  當握住她伸過來的手時,我的心不禁一沉:這是一雙怎樣的手啊,又粗又硬,分明是一把鐵銼。當把她讓到了沙發上,借着給她倒水的間隙,我偷偷地打量那雙手:龜裂的手背,粗大的關節,粗糙的手掌,多處淤血發黑的指甲。她是我老家的鄰居。
  父母從老家來我這里,説起了她的境况。八年前,她跟着男人在建築工地上打工,兩個兒子,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初中,家里還有老人,全靠她和男人賺錢供養。不幸的是,男人從腳手架上摔了下來,下肢癱瘓。從此,生活的全部重擔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爲了生存,她在工地上比男人還要男人,干最粗重的活兒,吃最粗糙的飯食,穿着跟男人一樣的工裝。
  她坐在沙發上,拉着母親的手,親親熱熱地聊着。當談到自己的家事,她卻並無凄苦之色,也無一句怨尤之詞,而是神色平靜,從容,好像那是她無可逃遁的命運。她説,男人已經接受了現實,不再尋死覓活,而是託人找了些串珠子之類的活,也能幫她分擔一些,孩子們都很懂事,學習成績也很好,估計能考個好大學。説這些的時候,她的眼睛異常明亮,眉眼里是滿滿的歡喜。
  午飯後,當我留她在家小憩的時候,她很堅決地拒絶了,她説,上午跟工頭請了假,答應人家下午出工前一定要趕回去的。
  我只好開車送她。車上,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説着話。我想安慰她或者鼓勵她幾句,又怕觸痛她的尊嚴,正躊躇着不知該如何開口時,突然,她大叫了起來,你看,你快看!
  窗外,是一片遠離城市的建築工地,塵土飛颺,雜草叢生,到處是水泥鋼筋,毫無美感可言。我不解地問,你要我看什么呢?
  她開心地笑了。她説,我要你看路邊那幾株野生的向日葵啊,它們開花的樣子很好看,在烈日下,在風雨里,在塵土中,它們都是那樣熱熱鬧鬧地開着,美麗,動人。每天,我從這里經過的時候,都要尋找它們。看到它們的笑臉,我的心情就像被點燃了一樣,霎時明亮了起來,一整天都是好心情。
  我回頭望去,只能隱約看到一抹淡淡的黃色。而當我望向她的時候,着實吃了一驚:憔悴黯淡的臉上,神采奕奕,好像也開着一朶艷艷的向日葵花,尤其是那雙眸子,灼灼其華,皎潔明亮得猶如閃耀的晨星。於是,我那顆忐忑的心,穩穩地落下了。
人的一生,誰也無法預料我們會遭逢什么不堪的際遇,但她在經歷人生的創痛之後,還在尋找一片怒放的向日葵,我想,她的心中一定還藴藏着無窮的力量和豐沛的愛,這些,足以抵抗旅途中任一場風霜雨雪。
  瞬間,我的心中涌動着深深的敬意。我相信,她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

作者張燕峰: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沙城鎮第六小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