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婚姻要厚道

李同領

     她20歲時,遇到了他。
    那時,他風流倜儻,英俊瀟灑,有衆多的追隨者。而她,是最痴情的一個。有人勸她,別犯傻,這種花心大蘿蔔不靠譜,到處留情,日後要後悔的。
    可她油鹽不進。不管不顧地愛,想盡各種辦法。隔三差五,送飯、織毛衣、看電影, “女追男,隔層紗”,一陣窮追猛打之後,她收穫了屬於她的愛情。
    半年後,她們結婚,娘家買的新房。心想,這下煮熟的白馬該不會飛了吧。可婚後不久,她發現一切不是那么回事兒。當初的白馬,如今儼然變成了一頭驢。
    生活中,他不懂浪漫,不會溫情,對她是不聞不問,就算家里的油瓶倒了也懶得扶。剛開始,因爲喜歡,她比較寵他,什么都自己干,可日子久了,兩人開始演變成爭吵,爲家務吵,爲孩子吵,爲老人吵。
   後來,開始爲女人吵。
   他義正辭嚴地説,都是鬧着玩兒的,動什么我也不會動感情。但事實並非如此,他開始藉故出差、値班,夜不歸宿。
   她找公婆,公婆雖表面上駡他,可實際上沒什么實際行動。她又找父母,父母規勸道,孩子還小呢,離啥!男人,等過幾年,歲數大了,也就老實了。
   她終于愛到無力。
   哀莫大於心死,她開始動離婚的念頭。逢人便説,他不是願意玩嗎,我就陪他玩,看誰玩得過誰,他不讓我快活,我也不讓他自在。我就是要天天看着他,跟着他,讓他厭煩到嘔吐。
   有人勸,乾脆離了吧,何苦來着?她倒自在,爲什么要離?我在這個位置上,就有優勢,不論愛不愛他,我可以用合法的名義找到任何一個女人“發泄”,可以打,可以駡,可以鬧,反倒有一種勝利者的快感。
   有次,他又帶來一個女人,他向她吿饒,並同意凈身出戶,只要她願意離婚。可她無論如何不肯放手,就要折騰。她瘋狂地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打電話,他關機,就打女人的電話,打不通,就發短信,發微信……
   這一切,並沒有因他查出癌症而停止。
   住院、手術、化療,那個女人一直陪伴在側,兩人坐在床上,四目相對,相對而流,完全把她當成空氣。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她恨,又覺得他可憐。對於那個女人,無論她如何挖苦、諷刺,如同聽不到,一言不發。往外轟,轉眼就走,可轉天還來。倒有不少病友,對她指指點點,説,這女人,眞潑。
   醫生吿知,他的生命恐怕要倒數了。
   他在等死,她在等他死。
   最後的日子,女人每天都來,給他送粥,帶以前的照片,陪他聊天,女人坐在他床邊,他顯得很平靜。而他只對她説一句話:“反正我也快死了,你就讓我和她待着吧。”
她痛到無語。
   婚姻中,讓不喜歡的人難過,其實也是讓自己陷入痛苦的泥潭。而對於硬闖入別人家庭的人,就算有一萬個理由,終究也是無由。
   婚姻要厚道,無論對人對己,都要心存敬畏。與人爲善,乃立身之本,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畢竟,大家都不易。

作者李同領:安徽省淮北市敎育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