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沒有過不去的坎

李民增

 剛參加工作, 我被分配到鄰村敎小學。放了學回家住,走敎。有一天放學回家,離村很遠就看到許多人三三兩兩地在街邊站着,似乎有什么事發生。我不由加步行速度(當時還買不起自行車)。見我過去,有人驚喜地説:“民增來了!叫他去準行。”
  怎么回事?一問才知道,是對面這家的嬸子跟兒媳婦生氣,堅決不活了。不讓勸,誰也不叫進她的屋。院中的老人不行,大隊婦女主任不行,書記來也不行。都知道她喜歡我,所以認爲我能勸住她。
  她是我的堂嬸,46年丈夫參軍,一直沒有消息。解放後,村上按烈屬照顧她。一個婦女帶兩個孩子也眞不容易。幸虧她精明能幹,脾氣大,倔強。才能一步步熬到今天。兒媳婦娶了,閨女嫁了,兒子又孝順,論説該享享福了,就是凈跟兒媳婦生氣。怪誰?不好説。清官難斷家務事。
  她和兒媳婦都通情達理,跟鄰居們相處得挺好,就是兩個人不對脾氣,都看着對方不順眼,沒緣分。這次又鬧起來,誰也鬧不清爲什么,兒子也爲難。
  在所有侄子們中,我是最讓這個嬸子喜歡的,從小就喜歡,也是緣分。見人就夸我好,説我聰明,懂事,還説我長得好。甚至超過了愛自己的兒子。他的兒子小我一歲,叫我大哥,經常在一塊玩,她凈説不勝我。因爲我,沒少挨黑。村上人認爲我能勸住她,不奇怪。
  她躺在床上悲悲切切地哭。我剛走到門口,她就大聲下逐客令:“誰勸也不行!”
  我只當沒聽見,快步走到床前,挨着她坐下。她哀哀地説:“孩唻,我不能活了。”
  我故作天眞:“怎么不能活了?”她就説兒媳婦的錯處,陳穀子爛芝蔴,説起來沒完。我耐心地聽她説,偶爾還表示一下氣憤:“你這一輩子沒做過這么大的難不?”
  “孩唻!你小,不知道。”她忽然提高聲音,“我這一輩子做的難忒多了。那些年,您兄弟小,咱又沒人,稱勁的沒少欺負咱。”我明白,她説的“稱勁的”,就是指村上有權有勢的人物,村霸。
  她越説越激動,目標已經轉移。我找個機會揷話:“那時候,你怎么都活過來了啊?”她猛然意識到我的用意,轉回話頭:“孩唻,你不用勸。她這樣,我是不能活了。”我説:“都是她的錯,死也得叫她死哎?你怎么能死啊?”
  “反正不能給她拉倒。”嬸子的語氣已明顯緩和。
正在這時,一直在門外聽着的兒媳突然跑進門來,撲通一聲跪在床前,誠心誠意地認錯:“娘!你別給我一樣,都是我的錯。”別的婦女也跑進去勸:“孩子旣然承認錯啦,你也別生氣了,快起來活動活動吧。”一場風波宣吿結束。

作者李民增:山東省聊城市。作品在國內外報刋發表,獲奬,被選入多種版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