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碧雲天,紅葉地

九二先生

我現在遠離故園,客居在美國的克利夫蘭。閑來無事,找到一本宋詞選,看到范仲淹的《蘇幕遮》:“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詞意凄涼,感人至深,我讀了幾十遍,才把它背熟了。此時此地,讀這首詞,心頭別有一番滋味。
小外孫和外孫女每周六上中文學校,在家里我偶爾輔導。有一課文爲:“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一天在接他們放學回家的路上,我進行現場敎學:“你們看樹葉子紛紛往下落,弄得滿地黃葉,這就是秋天的特點。” 外孫女立即提出不同意見:“你説錯了,是紅葉,不是黃葉!”的確,地面上的很多落葉是紅的。
  克利夫蘭位于美國的東北方,伊利湖的邊上,大湖的對岸就是加拿大,天氣和景色也就與加拿大差不多。每到秋天,楓樹的葉子逐漸由緑變黃,又由黃轉紅,景色每天都不一樣。可能是由於偏愛,或者氣候特別適宜生長,家家的前庭後院,道路的兩傍,都栽植了許多不同品種的楓樹。幾天前我站在書房窗口,看到路對面人家前院的三棵樹,像撑着的三把大紅傘,眞的“紅得像燃燒的火焰”,這幾天卻漸漸地憔悴起來,落下了一地紅葉。自家門前也有一棵高過屋檐的樹,有點像灌木叢,從離根十幾厘米高處即分蘖成七枝,枝葉繁茂,近日也漸漸地紅起來,而且直接由緑色變成了紫紅。鄰居家有棵樹,落到地面的黃葉上,卻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紅點,這大概就是古人所説的“點點離人淚”吧?
   乘車外出,路兩旁的樹,有緑色的、鵝黃色的,有桃紅的,也有紫紅的,太陽照着的一面,更加鮮艷耀目。隨着汽車前行,色彩繽紛的景致變化着、後退着,就像在看電影里搖過去的長鏡頭。
   在去中國城的途中,有兩三公里長的一段,兩側的樹木特別高大挺拔,樹幹有一兩人合抱粗。汽車從下面經過,猶如穿過一條彩色的走廊。透過樹幹的間隙,隱約看到後面的民居、敎堂、學校。人行道上有被狗牽着走的少婦,穿着背心短褲跑步的靑年男女,戴着頭盔、護膝騎自行車嬉戲的少年,還有並肩漫步的老頭老太。我每次到這里,心里都在想:這不就是西洋特色的“山陰道”么!
   這里的空氣長年潔凈無塵,天空顯得特別高,特別藍,更何况現在是秋天。不時會發現,高空里有噴氣戰鬥機掠過,聽不到聲音,卻在天穹里留下道道乳白色劃痕,讓人聯想到戰爭和死亡,實在是一件煞風景的事

作者九二先生:客居美國克利夫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