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騎行老巷

韓國光

    這是一條年齡比我還大的老巷。20多年前,我搬到這處地方居住時,騎自行車去過市里,常從這里騎行回家。其實,從這條老巷騎行,路程並不比走正道近,可我卻樂意這樣,因爲,老巷子里藏着想不到的風情。
    我從東側的馬路迎着樟樹騎進來,往北轉向西,就撲進了老巷子的懷抱。這條老巷的整體走向是通往西南的,曲逕通幽,大概路程有四五百米。老巷子最東端路還算寬的,路北側有過去留下的厰醫院改成的社區診所,另有幾家不知從哪年就開起的煙酒日雜店。路南側沒有房屋,很早的時候,這里竪着一排水泥柵欄,柵欄那邊就是一塊長着野草的空地。若干年前,人們説,“走,到柴油機厰看露天電影去”,那時所去的地方就在這塊空地的中間。
    每天早晨和傍晩,這一小段老巷很熱鬧甚至有些嘈雜,臨時賣菜的小販會將巷口堵得水泄不通。旁邊空地上跳錢杆子舞的老人,放的音樂也時而竄進老巷,加上附近小排檔炒菜故意弄出的“哐哐當當”的聲響,不算年輕的老巷想平靜下來都難。
    我喜歡騎行老巷,但我更喜歡騎行那種靜謐幽深的老巷。騎車過了商業味較濃的一小段老巷,就擁進了我想騎行的那一大段老巷。正如人有着雙重性格一樣,老巷子前後部分的性格也有所不同。我不由得放慢了騎行速度,目光散漫地與老巷親昵着。這窄窄老巷兩側蓋有好幾十排宿舍平房,紅磚靑瓦,房型多是統一的那種老樣式。六戶人家住一排平房,中間四戶共用一段朝陽的走廊,兩頭人家房屋朝南多伸出一間,人字形的屋脊和中間四戶的屋頂是垂直的。這種房屋結構看着就很實用,旣容易曬到太陽又接地氣。許多平房前後都長着臉盆粗的梧桐樹,遮天蔽日的樹葉常常將緑陰延伸到老巷里。前面往南拐彎的地方,栽有一棵很有年頭的枇杷樹,平日常有幾對老人在那下棋,有時也會遇到一只會“瘋”的黑色老貓。這老貓爬枇杷樹很利索,在我離它幾步遠的時候,它前爪趴在樹根位置側眼盯着我看。我剛向前挪走一步想瞅瞅枇杷果長得怎么樣了,它“哧溜”一聲就爬上了樹。然後躱在深靑橢圓的枇杷葉後面觀察着我,好像怕我摘下熟了的黃枇杷。
    老巷越往西行路面變得越窄,窄得如美女細腰一般。過了那片有特色的宿舍平房,居民蓋的老房子多了起來。你家山墻接着他家山墻,他家屋檐挨着你家後墻,房屋排列沒有一定的次序,房子用的磚石也不一樣。有的人家不夠住的,就在一層樓板房的上面加蓋了一小間簡易房,這樓板房上常放着一些迎風會笑的花草。有位婦女早晨在上面綉着十字綉,就見她斜對着老巷對鄰居在打招呼:“小虎奶奶,您又再撿豆子,還沒吃早飯吧。”小虎奶奶一旁的大嫂在那引着冒煙的煤爐,替老人家回答説:“她一天到晩就知道撿豆子,多練練手腦,俺媽也不像先前那么糊塗了……”
   折折彎彎的老巷子,年深日久,老墻潮濕處爬滿了靑苔,有的地方甚至靑藤、喇叭花擋了行人的去路。我不停地按着車鈴或乾脆下來行走,老巷子流淌的祥和、安寧的氣息無數次浸染淹沒了我的心靈。

作者韓國光:安徽作協會員 中國散文學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