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絶句小説二篇

于秀蓮

【林之魂】
夕陽西沉,倦鳥歸林,他的目光,穿越楊樹林,痴痴的,望向沙海的邊緣。
一座孤墳,守了二十多年。愛,痴迷,情,綿長。
他坐下來,點燃香煙,她的影子,煙霧里閃現。眼睛大,微笑甜,紅紗巾在召喚。
那年,他們走向沙海,一起植樹,固沙,保護家園,雖苦猶甜。
幼苗長成小樹,他與她的愛情,開花,結果。
婚後第二年,沙塵暴來襲,拔起小樹,她心痛,挺着隆起的腹部,巡視,在沙海里迷失方向。
風停,塵落。
沙丘後,躱避沙暴的他,放眼沙海,她已不見。
沙海邊緣,絶望的他,抱起被黃沙埋沒一半的她,悲切,向天呼喊。
從此,一條條用愛與思念織成的緑色通道,延伸到沙海邊緣。
一抹微風,拂過墳前,仿彿她的細語,輕柔,溫暖。

【泥碗情】
田埂下,泥巴碗,秸秆筷,還有快樂的孩子。碗里,紅的花,緑的草,盛着孩子們過家家的時光。
一白衣女子緩緩走來,她懷抱黑匣,長長的秀發,微風中飄盪。
越過孩子,她抓起泥巴,頓時,淚,無聲的流淌。
碗里,閃現她與他的當年。她做妻,他做郞,把草與泥的糾纏,演繹成了人間煙火,幸福,比蜜甜。
婚後,爲了生活,她與他,打拼異鄉。
工地上,一場意外,他從高樓墜落,命喪他鄉。
臨終他説,送我回故鄉。她含淚點頭,滿眼凄涼。三年來,爲討公道,她奔波、忍辱、受冷眼。
終于,他們回家了!
軍子哥,你可記得泥碗里的情。黑匣無言,微風嗚咽。她滿臉迷茫。
遠處,一對白髮蒼蒼的老人,在風中微顫。
她心一緊,收好匣子,微笑向前。路,還很長很長。

作者于秀蓮: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北關西路13號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