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中國人在匹兹堡】:每一刻都是嶄新的

小編振宇

匹兹堡是賓州的第二大城市,以“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之美稱聞名世界。友好匹兹堡項目由Idea Foundry公司發起,通過西安、武漢和成都辦公室向中國朋友呈現匹兹堡全貌,以促進中國城市與匹兹堡在敎育,旅遊,創新和商貿方面的交流。

—— “匹兹堡的夜景讓我所有的恐懼和困頓瞬間煙消雲散”
    振宇第一次到達匹兹堡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由於簽證被check,他比其他同時期入學的小夥伴晩到了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不僅錯過了新生介紹會和前兩周的課程,差點連入學選課的deadline都錯過了。振宇説:“我清楚的記得,當車子駛出通向市區的隧道,匹兹堡的夜景一覽無餘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時,所有的恐懼和困頓瞬間煙消雲散,我只是單純的覺得,在匹兹堡的一切都會很美好。”
    生活在匹兹堡回憶起剛到匹兹堡的生活,振宇一下就打開了話匣子。“記得剛到的第二天上午是被餓醒了,那時候室友已經去上早課了,我看家里有一袋方便麵就想煮碗麵吃,結果鼓動了半天卻不會開火,結果來匹兹堡的第一頓飯就是一帶乾脆面。”他繼續説道“吃完飯我想去學校參加補辦的orientation, 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學校,我就給室友發微信,室友吿訴我去坐61C或61D,準備2.5刀的零錢,看好下車的時候拉一下小黃繩就好了。現在想想這一切實在是普通的不過再普通的了,但當時的我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鮮而且陌生的。”“後來呢”,我追問道。振宇喝了口水,繼續説:“去學校的過程一路順利,也找到了學校,但回來的時候坐車我沒有付錢。”“沒帶錢嗎?”我問,“不是,上車的時候我看到司機用手捂住了投幣口,我就想起我室友説的學生坐車不用花錢,所以就以爲在學校車站上車不用買票,結果誰知道是下車再投幣,下車的時候我還裝模作樣的跟司機説了謝謝,然後大搖大擺的就下車了。”振宇説完不好意思的笑笑。
    似乎每個留學生剛來的時候都經歷過相似的過程,從陌生都熟悉,從新鮮到習慣,從把匹兹堡作爲一個城市的名字,變成了一個家的名字。“大概用了多長時間才適應這邊的生活?”我問道。“感覺起碼會有兩,三個月的時間吧。”振宇移了移身子,“一方面剛來語言也不適應,適應美國人説話,或者説適應美國人説話的邏輯。另一方面也要適應美國人辦事的邏輯,感覺美國人的做事和中國人的做事還是不一樣的。”“怎么不一樣?”“美國人説話做事更喜歡一板一眼,比較直接,也比較熱情。”在匹兹堡的一年中,振宇參加了學校的創業比賽,去了城市組織的“clean air run”,去看學校的籃球和橄欖球。“總之,我希望看見看多,感受更多,瞭解更多。我不希望我在美國的生活被學習塡滿,我更看重自己內心的感受。”後來,振宇又講了他去華盛頓看櫻花,去德州看馬刺。振宇説話不快,邏輯感很強,講到激動的時候會提高嗓門。我靜靜的聆聽,被他的故事吸引着,他好似一個鄰家男孩,從不講什么感人至深的大道理,卻讓你感到平和而溫暖。
    學習在匹兹堡振宇本科畢業于哈爾濱工業大學,現在就讀于匹兹堡大學工程學院下的電氣與計算機工程專業。“我申請的專業方向是control,其實就是本科的時候做了機器人小車,控制小車完成各種各樣的動作,我覺得控制的過程很有意思,所以就選擇了control。”振宇説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學霸,而且我也覺得我並不是一個喜歡科硏的人,雖然我還不是很清楚自己最終需要什么,但我明白我不需要什么。”
    第一學期,在老師的建議下,振宇選了三門課程和學院的seminar,“説實話,第一學期的三門課壓力都不大,每周只有周二周三周四有課,所以感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放假的。而且上課學的東西也不是很難,每周課後做好作業之後,稍微復習一下就可以了。”“這種生活狀態是你期望的嗎?”我問道,“我倒是覺得還好,只是我父母覺得我怎么會這么清閑,在他們印象里,留學生都要學習到後半夜的。他們總會説交了這么多學費就學了這么點東西,老美太能坑人了。”振宇説完笑了笑。“那後來呢,第二個學期呢?”“第二個學期大家都更明白了一些,也意識到如果想要在美國找工作必須要去學編程。所以我也跟同學們一起去學編程,做安卓應用。”“感覺怎么樣?”“有一種半路出家的感覺,我做事情更喜歡一種系統化的,弄清楚來龍去脈的方法。這門課直接塡鴨的東西太多,我不太喜歡這種感覺。而且我也沒有在編程中找到興趣。”“那你還要走編程這條路嗎?”“其實也糾結過這個問題,其實這是一個要不要留在美國的問題,如果想在留在這邊,就要堅持一些可能你不是很擅長的東西。後來春季學期結束後,我回到了國內做了一份技術類的實習,也參加了一個商業課程的培訓,我自己的想法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什么樣的變化?”“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可能畢業後我會去找一份商業性的工作,而不是技術類的工作。另一方面我覺得國內的機會更多,更適合年輕人去打拼。而且我也更懂中國的需求,雖然我在美國生活了一年,但我承認我還是不懂美國。”
    振宇很認眞的講着這段話,在他的表述中,我聽到了一種靑春的熱血。正因爲他們年輕,他們可以更容易的接受不同的想法,可以更毫不顧忌的做想做自己認定對的事情,可以不在乎對錯和結果,可以自由自在的野蠻生長。“雖然大家都在吐槽國內的空氣和食品,但相比較于自己想做的事業,那些是可以犧牲的。”“那你在畢業後的打算是回國工作嘍?”振宇停頓了一下説:“基本是這樣的,我並不將回國視爲一種被美國的淘汰,而是一種選擇。只不過我的這種選擇並不是主流,同樣也不顯得“光榮”。但其實我更想説的是,無論是留在美國也好,回國也好,關鍵還是要想明白自己要什么,至少目前我是想明白了下一步我該怎么走,所以我也是幸運的。”
    未來是什么談話進行到此就變得嚴肅了很多,我沒有意料到在一些看似隨意的話語中背後也藴藏了一些深思熟慮,我也看到了一個人要面對生活,情感,內心,現實等等種種因素所表現出來的複雜性。振宇的身上這種複雜性尤爲明顯,旣有隨性又有糾結,旣有冲動又有克制,旣有勇氣又有恐懼,我渴望聽到他説更多的一些東西。“回國後具體有什么想法?”振宇想了一會説道:“首先我希望回到大城市,去資本集中的地方,因爲資本的集中意味着商業的集中。其次,我最希望能進入咨詢行業,這也是我思考後的結果,我希望從一個第三方的角度來思考和瞭解商業。生活上嘛,就慢慢熬,也不會急于去買房子,畢竟一切還都在變,一切還不一定。”振宇還説,其實這些東西他在暑假的時候就想好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腳踏實地,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他的目標,完成自己的心願。
    在訪談的最後,我問了他這樣一個問題,“你怎么評價你在匹兹堡的日子?”振宇説道,他很喜歡的許巍的歌曲,在匹兹堡的日子讓他想起了一首許巍的歌《每一刻都是嶄新的》,他説每一次日出日落,每一次上學放學,每一次飛機從匹村飛起,在匹村降落,他都能感受到這座城市給予他的關懷和成長。雖然這種感覺很難以被表述,但他覺得這是一種力量,促使他成爲一個更好的自己。當他意識到這第二年的匹村生活也可能成爲他最後一年的匹村生活時,他在前往美國的飛機上就吿訴自己,未來這一年,將是一場漫長的吿別。


後記
   當我回到家里後,我特意播放了那首《每一刻都是嶄新的》,里面有這樣一段歌詞讓我印象深刻,“你曾有不平凡的心,也曾有很多的渴望,當你仰望頭頂藍天,才發現一切很平常。”我不知道振宇能否能如他所願,去到他向往的城市找到他向往的工作。我只知道,在匹兹堡這片藍天白雲下,有很多像振宇這樣心懷夢想的年輕人,爲了明天而努力打拼,可能他們不知道今天所做的一切意義何在,但至少他們感受到,每一刻都是嶄新的,我想這就足夠了。
友好匹兹堡
   友好匹兹堡是由總部位于匹兹堡市的Idea Foundry有限公司于2013年底發起的。友好匹兹堡的戰略目標是將匹兹堡敎育、旅遊、商貿投資以及房地産移民等機遇介紹給中國市場,並爲匹兹堡吸納資源發展當地社會經濟。該戰略獲得賓州政府、地方政府及地區經濟發展戰略夥伴的支持,合作夥伴包括賓州政府國際業務拓展部,匹兹堡市長辦公室,匹兹堡區域聯盟,和匹兹堡旅遊局。官方網站www.friendlypittsburgh.com,郵箱是:info@friendlypittsburgh.com
   關注友好匹兹堡:在公衆號搜索中輸入“友好匹兹堡” ,或點擊文章上方藍字“友好匹兹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