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絶句小説二篇

韓景生
白紗巾

   夜雨,洗浴了小城。早晨清清爽爽。
   街路布滿水窪,露莎小心邁着碎步,生怕腳重,讓積水濺到身上。
   臨出門,她系一條白紗巾,倚鏡端詳:兩峰秀色,一月彎眉,窈然勝似芳蘭。
   走至街頭,晨風拂面,白紗巾隨即揚起,透着幾許堅毅,幾分瀟灑,惹來縷縷艷羨目光。
   “快看!俄羅斯女孩,眞漂亮!”路人紛紛喊棒。
   一輛汽車急弛而過,顛簸;震蕩,窪中積水,被車輪擠壓,濺到周圍人臉上、身上。
   “缺德!”“瞎眼!”一時怨聲載道。
   白紗巾也給綴上了小黑點。此刻,露莎什么也未説出,瞅着無法拭去的污漬,低垂眼帘,密密的睫毛上,有淚珠兒逬閃。
   沒人知道,她這是從祖國特意郵來的白紗巾,爲了去見中國的情郞。
 


媽媽的味道

   唉!一聲嘆息。很弱,卻很沉重。
   聲音來自媽媽,她患了癌症晩期。眼睛凹陷,身體浮腫。
   媽媽淘米作飯 ,白米倒進鍋中,雙手平展,清水恰好淹沒手背……她吿訴5歲女兒:“以後,就這樣給哥哥做飯。”
   女兒偎在媽媽身邊,溫順點頭,她哪里知道,這是媽媽永別的彩排……媽媽走後,再未返回家中。
   女兒穿上圍裙,學着媽媽樣子,淘米、做飯,步驟十分從容。
   哥哥放學歸來,吃飯中,見妹妹手捧圍裙,邊嗅邊哭:“圍裙上有媽媽的味道,我想媽媽!”
   哥哥忍住流淚,剛剛送到嘴里的白米飯,頓刻哽咽在喉。

作者韓景生:中國絶句小説學會常務理事,《絶句小説》編委,作品散見於國內外多種書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