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幸福的淚花

榮光友

章文眼身材挺拔,鼻子修長,兩眼深邃明亮,一身匀稱的精肉,看上去精神抖擻,如果不知道他的身分的人,還以爲他是軍人或者武術敎練呢!其實,他是個著作頗豐的專業作家。
    這一天,他正在家里修改長篇武俠小説《峨眉梟雄》時,家里突然來了一男一女兩位不速之客。女的叫莫慧蘭,是個相貌端正,衣着整潔的大媽;男的年近六旬,身材高挑,眼神深邃,是體格健壯的大叔。莫大媽介紹説:“這是劉金山,是我兒子的父親。”
     章文眼將他們迎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下,並給他們端上茶水。
    剛剛入坐,莫大媽就急不可待滔滔不絶地説了起來:“章作家,我幾次三番來找你是有原因的。經過多方尋找比較,我尋思着,你的年齡相符,你的相貌身材,與劉金山年輕時極爲相似,你極有可能就是我們失散多年的兒子,希望你能配合做個DNA鑒定。”
  “我不是。你説過,你兒子的右腳掌上有圓型黑色胎記,我沒有。”章文眼雲淡風輕説,“大媽,你別再四處尋找了。也許,你的兒子暫時還不想與你相認吧。但是如果有緣的話,你們母子倆肯定會在某個時間相見相認的。”
   “我不能不找,不能不認啊!去年,我的丈夫因病去逝了,只留下孤苦伶仃的我。兒子是我唯一的親骨肉,我怎么能不急于找到他呢?你瞧,如今,失踪二十八年的劉金山也回來了,他也想要儘快地找回兒子啊!”
   章文眼深邃的目光一閃,盤詰詞句脫口而出:“大媽,旣然如此,何必當初啊,你爲什么要抛棄你的兒子呢?”
   大媽痛心疾首,語調悲切:“我是走投無路迫不得已啊!我與劉金山都是峨眉山市竹林村的農民,他父母雙雙早逝,我也是孤獨一人生活,經別人介紹,我們戀愛了。我們相親相愛,在做了那事後,我懷孕了。爲了成家立業,爲了給孩子創造良好的生活條件,金山做起了水果生意。有一次,他出差去雲南販運香蕉,結果卻是一去不復返,杳無音訊失聯了。在當時,未婚懷孕是極不光彩的。我在別人的指指點點、冷嘲熱諷中生下了兒子,生活非常艱苦,沒有奶水,也買不起奶粉,只能用米湯和稀飯喂養兒子。後來兒子十個月大的時候,我實在是窮困潦倒,也眞的是養不起兒子了,這時,剛好有個家境較富裕的男子願意娶我,但他不願意接受我的兒子。爲了有個好的歸宿,我只能狠狠心,在一個天剛濛濛亮的早晨,把尙在睡夢中的兒子輕輕地放在了一個十字路口後,迅速轉身離開了那里。十幾分鐘後,我就後悔了:我怕兒子被凍着了,餓着了,我怕他被壞人抱走了。我立即大步流星地趕回到那個十字路口,想要抱回兒子,可是,我的兒子已經被人抱走了……”
    “大媽,你想過沒有,你把孩子抛棄在那里,很有可能被流浪狗啊、貓啊給咬了傷了;也有可能被乞丐頭子撿走,在孩子長大一些後,讓他四處乞討,成爲乞丐頭子賺錢的工具,也許還會被弄殘;還有可能他被壞人收養了,受盡虐待後,又再次被抛棄而流落街頭,當了混混或者小偷,成天的被人追打,或致傷致殘甚至夭折了,那是多可憐的人生悲劇呀!”
    隨着章文眼的叙述,莫大媽仿彿看見了自己的兒子傷殘乞討、當小偷被人追打等情景,她悲痛欲絶嚎啕大哭:“如果可以回到當初,我是絶對不會抛棄兒子,絶對不會讓他受苦受難的,我……我的腸子都悔靑了!”
    這時,劉金山早已是淚流滿面,他哽咽着説:“我理解慧蘭,一個未婚女人帶着一個孩子眞的不容易啊,都怪我!當年,我去雲南出差,不顧勸阻,就想走近路早點回家,沒想到走到一處峽谷時,突然遭遇山洪暴發。我在洶涌澎湃的洪水中抱住一塊木板,順流而下漂流了好久,好幾次差點鬆手,最後被冲到一個貨運碼頭時,被人救起送往醫院。我因頭部受傷,失憶了,錢財、證件全部在洪水中丢失。我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家在那里,有無親人。出院後,我被安排在貨運碼頭當了裝卸工,孤身一人生活到如今。上月中旬,貨運碼頭髮生事故,我被一塊木塊砸傷了頭部,竟然因禍得福,將失去的記憶完全給‘砸’回來了。我立即向派出所報案,經過公安局等審核,確認我就是‘劉金山’。貨運公司還特別安排我回到家鄉探親。昨天,當見到慧蘭時,我才知道她所遭遇的各種苦難。我們能夠再次重逢,眞是上天的恩賜啊!還有三個月,我就要到退休年齡了。退休後,我要回到家鄉定居,與慧蘭再續姻緣。只有找回兒子,我們這個家才能眞正完整。”
    聽聞到這曲折隱情以後,章文眼熱淚盈眶,他情不自禁説:“大叔啊,我和你一樣,都是苦命的人。我從很小就被父母抛棄。一對年近四十,沒有子女的夫妻收養了我。剛開始,養父母對我很好,給我吃好的穿好的,並給我取名爲‘章喚弟’,期望我爲他們‘喚’來親生兒女。在我六歲的時候,養父母生下了一對龍鳳雙胞胎,他們心花怒放,成天笑得合不攏嘴。
    與此同時,我的噩夢卻從此開始了,養父母經常打我駡我,不給飯吃。有一次,被打得傷痕纍纍以後,我被趕出了家門。我只能在縣城里流浪乞討,翻撿垃圾箱里的食物吃。有一天,我因飢寒交迫昏倒在了街頭。縣城名山鎮福利院的林玉潔院長正好路過這里,她把我帶到福利院,辦理了入院手續。從此後,我才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福利院還安排被收養的孩子上學讀書,學習峨眉武術,要將我們培養成能文能武的有用之才。
    懷着感恩社會的樸素願望,我勤學苦練,武術素養和文化素養一直在同齡人中名列前茅,作文尤其出類拔萃,經常被老師推薦到報刋發表。上高中時,我爲自己更名爲‘章文眼”,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書寫最美文章,鞭撻假惡醜,弘揚眞善美!
    金山大叔,我從小就渴望父愛,在沒有找到你的兒子之前,就讓我當你的乾兒子吧!”
    劉金山抹着眼淚説:“這當然是稱心如意的好事。實話實説,當我第一眼看見你時,就打心眼里覺得親切,看見你,我就象看見了年輕時的自己。乾爹有了你這個乾兒子,我這輩子都心滿意足了。”
    “不,乾爹,你肯定會找到你的親生兒子的!”
    剛剛將大叔大媽送出小區大門外,章文眼回到家時,看見在市醫院任主任醫師、値夜班在家休息的妻子羅淑惠已經起床,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喝茶。
     妻子疑惑不解的説:“剛纔,你們的對話,我全都聽見了。老公啊,我知道,你右腳掌上的胎記是在市醫院里用激光去除的。大叔尋找兒子,天經地義。大媽在走投無路情况下抛棄兒子,實屬是無可奈何,况且,她早就後悔莫及了,這些年來她不遺餘力地尋找兒子,她是個令人痛惜的母親。老公,這些年你一直都在尋尋覓覓,要尋找自己的親爹親娘。事到如今,你見了親爹親娘,卻又不肯相認,這豈不是太爲奇怪了嗎?”
     “老婆呀,莫大媽之所以能到我家尋找兒子,其實與我的暗中引導是大有關聯的。我原本計劃在眞正弄清她抛棄兒子的來龍去脈,確認她後悔覺悟以後,就要與她相認的。但是,今天,我的親爹他不是也來了嘛,他的失憶症才剛剛痊癒沒有多久,大喜大悲態勢,也許對他的健康是極爲不利的。所以,我只能夠首先認他爲乾爹,今後再慢慢滲透,緩緩感化,待到時機成熟時,才能與他們相認團聚啊!”
    “文眼,我明白了,還是你考慮的周到。”
    “淑惠,還有一件事要與你商量:你父母的住房條件需要改善,我的父母沒有合適的住房。我算了一下家里的存款,加上我即將簽約的新書稿酬,可以在我們小區的二期樓盤買兩套住房。我打算一套給你父母居住,另一套給我父母居住。房子面積雖然不大,但是,幾位老人住的話也算寬敞,這樣旣可方便我們照顧他們,我們的一對雙胞胎兒子,也可以更爲方便地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歡聚親熱。”
    “老公,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我當然是完全贊成的。這樣,我們這一大家子能生活在一起,這多好、這多好啊!”羅淑惠熱淚盈眶有點哽咽。
   “老婆,你哭什么?你應該高興才對嘛!”
   “還説我呢,你看看你!”
   章文眼摸摸臉上的淚水,情不自禁就笑了,可不是嘛,自己一個大男人,今天流的淚可眞多。
“這是幸福的淚花!”將妻子擁在懷里,章文眼喃喃地説道。

作者榮光友:中國四川省樂山市夾江縣 錦宏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