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難忘“國慶”大練兵

魏益君

每年“國慶節”,我都會想起二十年前在部隊的那次“國慶練兵”,畫面便電影般閃耀腦海,讓人熱血沸騰,又叫人溫暖如春……
     上世紀一九八八年,我參軍來到來到山東省靑州市堯王山下駐軍某部。第二年,正是建國五十周年,部隊組織開展向國慶五十周年獻禮比武演習,我所在的六連擔負着紅軍向無名高地的穿揷進攻任務。
     國慶節那天,部隊集結于靑州西部山區,按演習方案進入設定位置。我們的任務就是縱深穿揷,最後拿下無名高地。
      當三顆紅色信號彈在空中劃過,整個部隊進入戰鬥狀態。我們班作爲連里的先鋒,第一個冲了出去。跑了一段才感覺到這條穿揷線路的不平凡,通往無名高地的路上不但有藍軍的埋伏,而且有河流、山澗和陡崖。當時,我作爲老兵,軍事素質已然非常過硬,但即便這樣,面對道道隘口,也是非常吃力。在躱過了藍軍的伏擊,越過了重重障礙,接近無名高地的時候,前方現出一條橫向的光滑斷崖,隙寬三四米,溝深七八米。眼看着離演習結束僅剩十分鐘,繞道顯然來不及了,情急之中,我後退十餘米,一個緩衝,越過斷崖。由於慣性太大,跳過斷崖時,我收不住腳步,摔出幾米遠。我趕緊爬起來,回身固定好繩索,讓戰友們跟上。然後端起槍拼命向無名高地冲去,打響了第一槍。
     當我將紅旗揷在無名高地,要與戰友們歡慶勝利的時候,腳踝的疼痛讓我無法站起來。原來,在我越過斷崖的時候,腳踝扭傷了,當時只顧衝鋒,忘了疼痛,冲上無名高地腳踝已腫成了饅頭。
     演習結束了,部隊在山下集合,進行演習總結。團長的大嗓門在山間回蕩:“同志們,今天是建國五十周年紀念日,我們以軍人的形式練兵比武,向國慶獻禮,以過硬的軍事素質保衛偉大的祖國!這次演習,六連在規定時間拿下無名高地,値得表彰……”我坐在隊列後邊,聽着團長的表揚,心里美滋滋的,樂開了花。
     返回營區的路上,戰友們爲我扎了一副擔架,要輪流抬我。我嫌難看,説什么也不坐。排長説:“你爲連隊掙了光,如果不是你腳受傷,我們會高興地把你抛到空中。你躺好,我第一個抬!”
     被排長抬着,我怎么也躺不住,坐起來不斷地喊排長停下。這時,一輛吉普車嘎然停住,示意我們停下。團長走下車看了看我的腳傷,説:“你就是那個將紅旗揷上無名高地的戰士?”我點點頭。
    團長讚許地説:“好樣的,上車吧!”
    平時聽團長講話嗓門洪亮,車里的團長聲音卻那么溫和。團長不斷地問着我在連隊的訓練和學習情况,以及今後的理想,並鼓勵我好好干。團長直接把我送到團衛生隊。
     幾個月後,由於我在寫作方面的天賦,吿別了連隊,來到團機關政治處專事新聞宣傳。那場國慶演習也成了我在部隊唯一一次親身參與的軍事比武。後來,無論工作怎么變動,也無論發生多少經歷,然而,那場國慶演習卻總讓我懷想,讓我懷念。

作者魏益君: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山東省散文學會會員,作品散見衆多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