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帶來鄉土親情 播撒人生智慧

    楊曉東創辦的第19屆國際名人堂世界武術比賽迎來了北京中國國學大師李土生先生,過去幾年我與李先生在電話上聊天採訪,這次是零距離認知與瞭解這位國學大師,從8月13日下飛機到16日離開,我有機會天天參與他們的活動,李大師第一天就給我留下了好印象:在東海飯店,李大師第一句話就説,請大家照顧好自己,自己幫自己倒水自己幫自己夾菜,這里完全與中國的國情不一樣的,在中國與領導人文化人一起吃飯,站立與舉杯是必須的。與李大師的第一次見面,就留下美好的記憶:李大師的功夫驚人,他能讓他的心臟停止跳動10分鐘,他還照樣講話喝水。


    13日的下午,眞巧我接到Canton 市長William J. Healy II 打來電話找我有事,我吿訴市長,楊曉東離開Canton 去拉斯維加斯,這個周末有武術比賽,有位從北京來的國學大師也來參加本次活動,這位大師最近在北京開了一個土生書院。市長William J. Healy II聽了十分感興趣,因爲平時市長就對敎育文化十分重視。他馬上決定邀請李土生與楊曉東一行去 Canton 吃飯,市長安排了在Li 東中國飯店歡迎遠方來的大師並祝賀第19屆國際名人堂世界武術比賽圓滿成功。市長表示他剛從中國訪問回來,中國發展之快讓他也很興奮,他也希望有更多的企業能來 Canton 一起打造。市長贈送了印有 Canton 著名橄欖球博物館毛毯,李土生高興地説:我將把它送給女兒做婚禮嫁妝。

    在 Canton 李土生居住的旅店里,在楊曉東和張茂昌陪同下,我採訪了李大師,我們談的十分投緣,李大師十分健談,他從他的生平談到他硏究的課題:從小開始練習武術,當兵18年,在寺廟獃了10年,培養他精氣神,讓他對中國字的認同與解讀有着他自己獨特的視角,李大師對中國的道敎儒家佛敎硏究深刻,他表示,雖然他是許多協會的主席,但他很少出門,他喜歡硏究與看書寫字,最近他發現北京國貿橋附近一座人行橋上懸挂着一大幅宣傳標語:“學習雷鋒,奉獻他人,提陞自己”,不禁心生疑議,他直截了當地説了他的看法:學習雷鋒是對的,這個時代太缺乏“雷鋒精神”了;提陞自己也沒錯,自己的修行境界不高,學雷鋒自然就成了“空頭支票”;可是,“奉獻他人”是什么意思呢?按照字典中的解釋,奉獻是“恭敬地交付、呈獻”,顧名思義,難道學雷鋒就是鼓勵借花獻佛,或者用他人或他人的財物去做好事嗎?眞是荒唐!雷鋒精神主要是大公無私、助人爲樂,學習雷鋒奉獻的應該是自己,怎么會是他人?他還表示: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中國人爲了“錢途”,早已習慣了“向錢看”,大公無私難上加難,“奉獻自己”是倡導大公無私,而“奉獻他人”則是損人利己呀!李土生他有思想,有激情,他熱愛中國傳統文化,他還給我們講了早年的故事:
    早在10多年前,李土生他因受美國北弗吉尼亞大學邀請講學並接受榮譽博士學位,前往美國大使館簽證處辦理簽證,此前,李土生已經聽説中國公民簽證去美國要按手印,他表示自己是應美國大學邀請講學作文化交流,應不會受到“按手印”的待遇,如果一定要按手印,李土生表示“寧可不去”也不接受美國政府對中國公民的歧視條款。爲此,李土生草擬了一份抗議聲明帶在身上,他説,只要讓我按手印,我就要向當時任總統的布什表示:一個中國公民的嚴正抗議。李土生表示自己是一個中國傳統文化和養生學硏究者,南京大學、美國北弗吉尼亞大學客座敎授,北京土生文化公司董事長,中國書畫家硏究會副會長,著有《儒道釋論養生》、《李土生靜思録》、《傳統文化散論》等。
   李土生大師回憶當年在簽證處門口排着大約有三百人隊,這些人都是等着簽證前往美國的,多是些老年夫婦、中年學者和商人,等李大師聽到叫自己的號時,他已經在簽證處外面馬路邊的大風中站了一個小時。走過三百米的長鐵柵欄通道,過兩道關卡,才到簽證處門口,先接受體驗,然後是接受了安檢,簽證者領到紅黃藍緑各種顔色的一個信封大的牌子,持着不同顔色的牌子到簽證大廳排隊,因此有紅隊、黃隊、藍隊等,李土生領到一個淺黃色的牌子,站在黃隊後面。李土生感嘅地説,人説進天堂難,簽證去美國可能比去天堂還要難。那個時候,美國使館簽證大廳沒有設座,一些老年人經受不了三四個小時的站姿排隊,有的蹲着,有的坐在地上。要準備的材料有:護照、邀請函、職業證明、工資表、存款證明、結婚證、房産證(房地産平方面積圖)、簽費收據等等。
    那天李大師排了二個半小時的隊,輪到他了,是先按手印再面試。李土生見前面的簽證者被要求將食指按在一個指紋掃描儀的有機玻璃槽中,先右食指,再左食指,伸入約一節半指頭,手指被掃描燈映出紅光,與美國好萊塢偵探片中的檢測儀器檢測的情景類同,但是持美國和盟國護照的簽證者則無需取指紋程序。李土生頓感這個世界被布什政府分爲二類,一類是高等人,去美國不用按手印,一類是低等人,能否簽證,先按了手印才有資格接受面試。李土生對簽證官説:我是否可以不按手印?簽證官説:不行,這是規定!必須按手印!李土生對此回憶道,當時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怒火,不説按手印是對中國公民的嚴重歧視,對人的尊嚴的蔑視和對人格的污辱,退一萬步説,就是反恐需要,也應該等到簽證後或者踏入美國領土時再進行,還沒有簽證,是否去美國還未確定,先把手印按下再説,這是極端霸道。在此,按手印並不是入美者的人體資料,而是僅僅進入簽證處的資格,眞是比恐怖還恐怖。李土生斷然對簽證官説:我有權拒絶嗎?(按手印),美國政府不是最講人權嗎?我抗議!今天我寧可不去美國,我也要維護我的人格尊嚴!簽證官説:那你在邊上等一會。説罷,她就拿着護照、邀請函、申請表離席走了。李土生以爲抗 議有效,有可能會免于按手印準簽,但一會兒,簽證官扣留了李土生的邀請函,退回護照申請表,命保安人員將李土生“護送”離開了簽證處。在離開簽證處之前,李土生遞交了他的抗議書。
   從美國使館簽證處出來以後,李土生將《強烈抗議美國布什政府嚴重侵害中國公民人權的聲明》傳眞給美國大使館、中國外交部等部門,李大師吿訴我們,他是第一位中國公民正式提交抗議:抗議美國歧視中國公民條款。
   李土生大師表示:中國人是愛好和平的,中國人從來沒有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從事過恐怖活動,中國傳統文化是講寬容、包容和中庸的。他希望全人類都能學一點中華文化,給人以寬容,予人以慈悲,對人多一些尊重,他表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主席説的一段話將影響整個人類。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