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孤獨(絶句小説)

    夜靜謐,月清冷,遠山模糊。她,白髮斑斑,坐在老樹下,神思恍惚。
    時光那頭,河邊小樹下,棒子摟着阿月。水里人影,纏綿,隨波起伏。
    跟我走吧,阿月。他鄉,生米煮成熟飯,再回,好不?
    棒子哥,我沒這福。我哥殘疾,娶不上媳婦,命苦。阿爹説,龔家香火接不上,我不同意換親,就是逼他走死路。
    夜風襲來,水面的影子,分開,消失。烏雲遮月,淚水入肚。
    小樹長成大樹,阿月成阿媽。男人嗜酒成性,白天醉如泥,夜晩作威作福。勞累了一天的阿月,才上鋪,酒鬼就往她身上撲,稍不如意,拳打腳踢。阿月,心如殘燭。
    春風吹不開心的孤獨。柳下常客,冷月藏霧。
    媽,你怎么又來河邊哭?
    奶奶,別哭,給你大白兔。
    兒媳孫女,如常尋她,攙扶回屋。

作者朱華勝 曲靖市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林業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絶句小説學會(籌委會)常務副會長。

 

 

 
 
 

 

 

返回主页